狗日的晨跑

  当决定要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一个毫无集体荣誉感的孩子了,而且还是个为自己“错误行为”辩解的厚脸皮。

  这个星期,终于迷途知返,半路开窍,悔过自新,下定决心不再每天早上起来跑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厚的脸皮。

  狗日的学校定的狗日的规定,还狗日的“严格执行”,每天还要点人头,跑步时体委还时不时的的在你耳边喊着跑整齐,保持间距。

  班长大人过来寻了我几次,最后一次我先表明我脸皮很厚,讲了些挫伤了班长大人工作积极性的话,班长大人搬出了很多班长大人惯用的杀手锏,我干脆去辞职了,这样有什么好当的,谁爱当谁当,我细心教导,人生路上是有很多挫折的,要克服,要战胜。现在我他妈就是一个钉子户,办法你自己想。我还想着用功利主义的角度去领会班长的意思,我问他一大早去跑有啥好处啊,跑的好能怎样。我说我都放弃量化了(平时个人表现的分数),你扣就扣呗,我让你扣,扣到零分为止,毕竟我又不拿奖学金,我又不申请入党,我什么都不干,那些分数都是浮云,导员来教育我,留给导员差的印象也都是浮云,还是王同学说的好,导员哪有空找你教育你呀。

  最操蛋的是,班长大人说扣分的程序很复杂,要我自个儿去跟导员说,我直接说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不可能自个儿去找导员的,只可能导员自个儿来找我。反正意思就是无论如何我都得过去跑步,我想扣分都不行了,总之就是,你一定得去跑,或者能寻一个人在查人数的时候帮我凑人头,我擦,我人不生地不熟,班里的人就认识自个宿舍的,何况还要找其他班的,这样的话我是一定得去跑步了,然而我决定我不再去跑步了,这个矛盾冲突是相当的大,怎么办呢?

  昨晚某位讲话气势洪亮的伟人在群里发了一条截图,叫他们班的人自己反思反思,我震惊了,我恍然大悟,原来咱班每周的晨跑是系里的第一,原来天天在你耳边喊跑整齐,就是在拿第一,我心虚了,我这样缺勤,岂不是无视班级的集体荣誉,可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对于晨跑,我只承认两个作用,培养个人的意志力,确实是这样,每天六点多起床,在寒风中跑步,坚持一年,这他妈绝对是在考验我的意志力,我决定放弃了不考验了,人总是有缺陷的。还有锻炼身体,如果平时不参加其他体育活动,基本上没有什么锻炼的机会,可是我还有其他机会锻炼。我最讨厌的就是把晨跑和集体荣誉挂钩,让我更加厌恶晨跑,感觉来跑步是为了集体荣誉而不是个人,挂钩挂钩,挂你妈,我都来跑步了,还要一大早在我耳边喊啊喊,就为了跑整齐拿第一,那荣誉在我看来真他妈是浮云,他完全不能安抚我每天被迫从睡梦中醒来的受伤的心灵。他妈的我都大学了,不是大班了,发一朵小红花来安抚我,我日。

  毫不犹豫的就联想到了政绩,想到了钉子户的苦恼,别人都搬了,就你一个人不搬,无视集体利益呀,严重影响领导的政绩呀。对此,一个决心要当钉子户的孩子,要维护自己睡觉的权利的孩子,只能对着政绩说,草你妈的政绩!

  哥决心当一个钉子户,这是需要厚脸皮的,毕竟不同的思考角度不同的”常识“你还真不能解释出什么,你说什么别人不会懂,别人说什么你也不能接受,我只能微笑着听别人说完再说一声“哥脸皮厚”,也意味着将与某些人关系不太融洽,毕竟难道人人都是我大爷我要孝敬着呀。

  集体与个人,总是让我想到中国和美国,谁他妈叫你生在中国,你就得背着个集体的大锅。

  这是篇檄文呀,让我犹豫不决的心,终于拿出勇气彻底与这个大家都接受的世界划开了裂缝。

  没办法,哥脸皮厚,哥受得了寂寞。

补充:本文无意伤害任何一个人,除了讽刺了一个有趣的无关要紧的人之外,毕竟我写的从来都很直接,不想掩饰什么,我只是讨厌这个规章制度,你们也有难言的苦。我觉得如果有人看了还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想让跑步影响我的睡眠,我愿意承担个人责任,你扣分就扣呗,偏偏这跑步是跟集体挂钩,让个人被迫屈服于集体,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集体荣誉。还有我承认集体荣誉集体利益的存在,但是这种捆绑式的完全压制个人的集体荣誉我是不承认的。谢谢,我在想我要不要把这文给班长大人看看,算了吧,不管什么斗争,一般都会妥协,“而不是你死我活”,呃,国内的斗争比较特别……至于怎么妥协,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在中国,钉子户再怎么钉子,都摆脱不了被拆的命运,谁叫这是一个政绩为王,集体为大,个人是个屁的年代呢。

Posted: 十一月 27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Comments
Comment from jdly - 12/06/2010 at 8:33 下午

顶,说得真好!支持你,我也绝对不会跑的!

Comment from Levin - 12/07/2010 at 5:23 下午

我日。深大的晨跑很悠闲的嘛,一个星期就跑几次而已,时间也不限…这你都不跑?而且纯粹是个人的事情,要盖指纹,要扣分耶。。。我这是集体荣誉啊!!!我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