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写写

在cong的鼓舞下,觉得是该干点事情了。

实习跟着吕姐去朝阳法院查案,刚出律所知道吕姐的妈妈是深圳的,她小时候每年假期都会去深圳,而且还就是在龙华,部队那边。顿时觉得人与人之间总是隐藏着一些很奇妙的联系,于是不会愁没有话题。吕姐问我未来打算,我说想创业,她非常鼓励,觉得上班真是一件看不到头的事情,虽然律师的作息已经很自由了,她查完案才四点多就直接回家去了。进法院的大门,安检非常严格,我把背包里的两瓶水都喝了,全身除了裆部也给摸了个遍,别在钥匙串上的小平送的小小的瑞士军刀,在得到主管的允许后,才让我带进去。我们现在活着的社会,真是有些复杂,还好我们还不是美国那样的标志性国家,不然世界的复杂性也要算进去。北京这样的标志性城市,承载的东西太多,承载着中国大部分的复杂与愤怒。

今天一整天都在等大牛的回复,当然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回复,可能要开始另一个计划。在cong的社会工程下,翻出了他的微博。如果我要招人,一定会看他近期的所有的在网络上的言论记录,微博,博客等等。这是快速了解一个人的不二之选,如实承认,我也喜欢玩这些社会工程,偷窥是人类的本能,甚至跟性爱一样,会有不知名的快感,不是表现在身体上,而是精神上的,所以也就很难察觉和描述出来,甚至会觉得他不存在。触犯法律的事情我不会做,但是公开在网上的信息,我若想了解一个人,我会用最原始的人力挖掘出需要的数据来。

有那么一点点失望,他的政治倾向偏左,但不是极左。因为自己在中间摇摆,所以也就不会觉得很失望,还是可以接受,毕竟雪梨那样的人都能接受且成为好朋友。个人觉得如果常泡一个论坛,那个论坛的基调也会影响到自身,就跟常泡在关注了一堆公知的微博界面下一样,礼哥说A站的政治立场现在已经是左倾了,以前那些喷子什么都被骂走了。想想Cb上的喷子,物极必反,有喷子必有反喷子的人,吵吵闹闹,也觉得就是看个热闹,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人才有存在感,自己时常也是这么做的,也是这样,但还是会更注重事实、理性和礼貌一些。就像前些日子我跟一个好朋友说出我的想法,他未经过多思索就直接开喷,可惜喷的不到位,于是我只能放弃和他合作。

圣诞节那天,渡B说要找我喝酒,我在他就能找到高中时的状态,那种花大把大把时间晚自习看闲书,练上一整晚的字帖,几天啃下一本书,调戏宿管…疯狂,热烈,燃烧着的青春。那晚,我说有些伤感,去喝个酒,于是三人在微信上举杯遥祝,他们的可都是好酒啊,文科生的血脉真是没变,居然一说喝酒,身边就摆着一瓶酒了。举杯遥祝,又是疯狂了一把。

也不知道现在身边这些好朋友是怎么了。
联系的时候爱理不理的,可能各自都有自己新的圈子了吧。
无所谓了,谁叫自己没有组织哩。

时常吹嘘自己朋友没几个,却都非常真诚关系非常好。
如果排名次,自己的排序都很高很高,现在想想,也可能想多了,自作多情了。
想想自己,好像真的缺乏一些主动性,几个朋友经常是一年就说上那么两三回话。
也是,不常联系,情义虽在但关系总是会淡。
可是,相隔千里,打电话是不是又太矫情了。
本来,来到这里,不就是在自我放逐么。

Posted: 一月 5th, 2014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