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六月 2012

有脑的没脑的

先事先说明,有脑和无脑不分贵贱。

前些天跟人吹水,吹出了个:有脑的善良和无脑的善良,有脑的单纯和无脑的单纯,是不一样的。

于是打算写下此文,想将其拓展一下好理清思绪。

有脑的善良我就不多说了,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

无脑的善良我是见得多了,网络上也一大把,可是那种善良是什么善良?无脑的善良,是善良么。我看来,无脑的善良,是一种对事情的情感反应,因为无脑,所以事情就不重要了,而情感上的反应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说情感是假的,假的就不叫无脑的善良了。好像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只有感性而没有理性呢。不行,就连感性也用不上,就是一种情感上的反应。于是,对于荒诞,违法或是漏洞百出的事情,也是善良无比啊。

这世上有有脑的单纯么,当时打出那么一句话,自己也很矛盾,明明有脑,就是想的多啊,想的多了,还单纯个屁啊。可是单纯就这东西,想多了就不是单纯了么。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有脑的单纯重点在纯,而无脑的单纯,重点放在了单上面了呢,这样总结还是有点牵强。想太多,无脑的人士看来是一种平面结构,其实他们不知道,想太多,是立体结构的,有时是单线纵深发展,有时是拓扑式的结构。无脑的单纯,真的是单一思维,别说纵深,有时候拓扑结构都没有。巴神是有脑还是无脑呢,我倾向于后者。凭什么说纵深结构,拓扑结构的思考就不单纯呢,单纯又是什么东西,我觉得单纯就是简单,不复杂化,复杂化是什么,是一堆的拓扑结构想找出关联,一推的纵深结构平行下去。即思考的出发点是多个,常常有些出发点是违背现今道德的,而且最后常常矛盾和纠结。当然,单纯和复杂也是不分贵贱的。但有脑的单纯,那还真是一种好品质,也挺难做到,突然想起了围城里的方鸿渐。总之,有脑也是可以单纯的。无脑的单纯,就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命吧。

怎么从无脑变成有脑呢,常跟别人扯过相关的内容,那就是阅读和经历,看电影成不,不成,思维还是不能得到很好的训练,反而更多成了情感上的或是视觉上的感受。那怎么从有脑变成无脑呢,很可惜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除非能将大脑撞墙撞的恰到好处,然后正好只是失忆,好吧,下一篇,就是不可逆。

Posted: 六月 17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论阶级

我知道不学无术,不应该谈这种宏大的东西,可是每个人都有表达思想的自由,每个人都会对事物有自己的见解,所以谈谈阶级也就无所谓了,也就是谈谈自己的认知,可能浅薄的让人发笑。

无可否认马克思思想的伟大和强力,共产党宣言在那个时代指导了工人运动,指导了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从人类社会结构,社会运动规律中剖析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尤其第一章中开门见山的指出,这个世界是由无产者和资产者组成的,两个阶级是不可调和的对立阶级。在那个时代,给无产者敲响了警钟,破灭了他们的幻想,促使他们拿起武器来保卫自己的权利。共产党宣言之历史影响延续至今。

然而时过境迁,其中第一章的阶级分析,是否已经需要革新了呢?

马克思划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根据是其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来判断的,以及是否存在剥削,无产者没有生产资料,靠出售自己的劳动力,被资产者剥削其剩余价值。

很多人都错误的理解了资产和无产的划分,认为是根据资产的多少,而马克思的原意似乎不是这样。我觉得,根据当年的划分标准,在当今时常会出现匪夷所思的局面,他没有占有生产资料,但是他通过金融,获得资产,甚至拥有私人飞机这样的生活资料,他依旧是无产者。

列宁指出:“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

如果以具有一定相似的社会行为,具有共同价值追求来划分,纵观古今,官员阶级,地主阶级,农民阶级,商人阶级,教师阶级等等。这样的阶级并非不可调和,而是社会的基本结构,阶级之间不应该对立,而是应该寻求价值上的共识。

现在,我们时常谈到的是权贵阶级,谈这个社会是权贵资本主义,听过潜规则作者吴思的一次讲座,其谈到现在根本就不是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故根本就没有资本主义,换成资本权贵主义更合理,甚至提出了资本官家主义,其言语之深刻和犀利,确实让人沉思。

我斗胆延伸一下,现在的中国,如果以列宁的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来看,现在看来是官家阶级占有了另一个阶级,另一个阶级是什么,网络上通俗一点,就是屁民阶级。要说中国的资产阶级,并未占据统治地位,很多资产阶级甚至没有安全感,因为其资本积累的原罪,让他的资产随时可以消失,充公,中国大陆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吴英案资产被廉价拍卖,山西煤老本的资产被充公。

吴思在其对资本官家主义的阐述中提出,“资本官家主义又有不同的演变方向。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壮大,这个集团与官家集团的主次位置有可能颠倒过来。目前,资产阶级作为工商业生产集团的核心,正在动用各种合法或非法的个人手段,影响坐江山的官家,进行资本家的个人革命、局部革命,实现潜变法或潜革命。如果把这种博弈视为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的历史对局,那么,资本家们大规模采用的私下收买策略与官家集团出售权力的内部竞争相结合,由此在各个局部和层面完成的“一个人的革命”,最终将构建出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在我心中还是一个历史之谜。”

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固然还存在,可是,统治我们的阶级是什么,剥削阶级真的已经消失了吗?我们不搞清楚这个问题,还在实践马克思当年是为革命实践而奋笔写下的共产党宣言,还在树立阶级对立,还在搞阶级斗争的乌有之乡,进步社等著名网站。那不是自相残杀吗?

左派,右派固然观点不一,但左派,右派不是阶级,毛主席当年的打右派运动如今历史证明是错误的,也已经给右派平反。左右只是路线之争,而非阶级对立,而当今中国之现状,是客观存在的,剥削阶级是存在的,如果还要以马克思的革命学说来领导革命,那么要阐明的理论估计就换成了,官家阶级和屁民阶级是不可调和的产物了。

可是现在不是谈革命的时候,而且,那样的理论只能用来领导革命,而且也不知官家阶级在革命之后是否就意味着铲除。革命之后建设的蓝图太空洞,太乌托邦,这是众多革命纲领的通病,马克思对社会主义蓝图的构想就是这样,还好毛泽东将其革新,邓小平将其更新,江泽民将其更新,然后更新后的世界早已不是马克思的本意,那我们开设这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义何在?个人认为,就是其唯物论,其辩证法,其历史观值得学习。然而哲学层面的东西,对老百姓之意义,实事求是的看来,影响颇微。共产党宣言第一章所阐述的是那个时代的特殊产物,是革命实践的需要,其现实意义微乎其微。

在我的理解范围内,当今的社会,一个社会的稳定,是各个阶级的平衡与稳定,是各个阶级的相互尊重与理解,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路是畅通的。阶级的作用在于稳定民心,而非煽动民心。一个合理的政治舞台,是各个阶级的利益都能抗衡,都能表达出来,且一切都在台面上。

我们不能忽视阶级的利益,我们也不能忽视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需要制定趋于臻至的法律,法律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东西,如果总是这么认为,是大大的忽视了法律的作用和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所取得的成就和进步,这样就犯了历史虚无主义。依靠法律,以个体为对象,维护每一个人的合理利益,必然保证其阶级利益,限制每一个人的力量,必然限制其阶级力量。

我不知道阶级如何划分,我也不知道中国有什么样的阶级,但我明白,阶级不是对立的,阶级只是需要达成理性的共识,就像历史发展的那样,保障各个阶级的利益,如果真的有统治阶级,那就说成是制衡统治阶级的力量,可是真的需要统治阶级这个东西吗?我们需要官员治理国家,但绝非让他们成为统治阶级,他们应该是各个阶级利益的代表,如果权利得不到制衡,那么他们也确实成了统治阶级,而这个统治阶级必然依仗权利进行剥削,这种剥削更加可怕,已经不是单纯的剩余价值。

对于意识形态领域的教育,我一直秉承这样的看法,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绝对真理,当然官方是这么说的,马克思的思想是相对真理,任何捧红一位思想家,竖立一位思想家在道义,在情理上都是行不通的。每个时代,必然有他需要的思想家,思想家的思想是用来继承发扬和创新的,取其糟粕取其精华,就如现在的教科书,已经淡化了诸如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言论,也将资产阶级的局限和罪恶统统放在了过去那个时代,毕竟,时代变了,阶级斗争不是主流,阶级划分也已经模糊。还有,政客成为思想家也是这是国家最可怕的事情。

最后,我希望不要再论阶级了,如果将重点放在阶级,我们必将继续深陷于集体主义的泥潭,而集体主义的苦果我们尝的还不够吗?阶级还是少论,我们应该关注和尊重每一个个体,而非阶级。

(每次写马克思作业都写得很认真,也不抄袭,也不复制,只是我知道老师估计是不看的,马克思可能还是会挂,这老师太无聊了,竟然要我们抄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真心不明白这样的意义何在,就跟大学里的意识形态课一个叼样 ,意义何在,给我们批评吗,可是很多人只会反叛而不会批判,这才是这种事情最可怕的发展局面。算了吧,这是一个荒谬的社会,荒谬的行为无需去理解。)

Posted: 六月 8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红色的月亮

红色的月光在缝隙间流动
我恍惚间抬头
那分明是沾着血的镰刀
锤子已落向大地
砸的凶狠而清脆
恐怕等不及太阳出来了
大地已满是裂痕

                    2012.06.05

 

大家都或多或少都知道有那么一件事。很多不关心政治的新生代也知道这件事。他们也纪念,可是他们纪念的是什么?只是将纪念敏感的东西当作一种反叛?甚至只是当作知道一件秘密的得意?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年初中的我似乎就是这么觉得的。

现在又很多有想法的人出来调侃那件事,觉得学生不成熟,政治诉求不明确,觉得现在那些在美国的民Yun份子傻逼,不务正业,不懂国情。总之,无论你怎么评价这件事,那群人,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有勇气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实践着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至今没有被平反,政府至今没有反思过,反而开始改革停滞,紧缩自由空间,压制言论。可能,经济是很重要,可是政治的东西,人民有钱了,也会开始追求的。我无意去评判那件事情,只想说,那种姿态和勇气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敬仰,维Yuan的烛光已经坚持燃烧了二十三年,我们能用什么去纪念那时的他们?那就是付出公民的实践和行动,以理性的姿态和手段去推动,去争取我们需要的,而他们不给我们的东西。不要再像当年自己人杀自己人,自己人害自己人,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国人才有未来,否则永远处于互害的轮回之中。

Posted: 六月 5th, 2012
Categories: 诗歌,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