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四月 2012

正能量

两年前接触吸引力法则,后来又知道正能量负能量之类的概念,当时很是着迷,似乎人生可以变得更好。靠吸引力法则,不断吸引正能量,让生活呈现上升的趋势,多好啊。也确实,复读那段黑暗的日子,这些东西的出现,犹如黑夜的一盏明灯,似乎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吸引正能量,每天活得积极健康,每天都让自己快乐开心。初次接触的那段时间,日子过的也确实上进,当然也是特殊时期,没法不上进,但那似一种光明之下的上进而非黑暗中的摸爬。

相信吸引力法则,不断的相信,然后实现,自动过滤掉那些不符合吸引力法则的事情,确实是个良性循环,倡导正能量,吸引正能量,在循环中不断的自我上升,难道人生路上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

可是,后来了解多了,发现这些不过是现代白领们的灵修课程,那些迷茫空虚的灵魂需要一些东西让自己充实,至少也要让自己表面显的积极向上。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什么正能量负能量,将生活变得简单化,倡导正能量,排斥负能量。而我最讨厌的概念莫过于此,善恶是价值观,可以分明,但是生活的一切怎么就只能变成正能量负能量呢?就好象把人分成五毛美狗之类的概念,让人觉得恶心,复杂的东西被简单化之后,除了凸显自己的无知,别无他样。因为无力去辩论,脑中并没有太多的知识去解决那些复杂的问题,于是常常出现这样的辩论,如以后必将是电子书取代纸质书,总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观念早已深入民心。为何不能共存,上面天天宣传的和谐是不是被我们的逆反心理自然排斥了,中国文化最博大精深的东西,平衡和谐早就被人抛弃了。能量不能有正负,倒是可以有数量,想起徐冰谈911的感悟。虽然讨厌负能量这个概念,但还是拿来用一下,生活中更应该是正能量和负能量的平衡,自然的平衡,而不是一味的正能量。正负也不是说可以抵消,也不是简单认为理想生活是的正能量大于负能量,这些东西不是数学题,不是加加减减就成的。我也说不清这道理,还是不说了。

总之我只相信一个道理,要让生活有乐趣。追求愉悦本身就是人的一种本能。就如原始的时候性可以带来最本能的愉悦。过多的强调什么正能量,吸引力法则,那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假。那样的人,就算积极向上,就算天天快乐,还是觉得不真实。人生路上冒出这么好的方法是不是太不真实了。

积极向上,重要的是目标,快乐,重要的是心态。

这些东西不能等同于正能量。我也并不是强调生活要很复杂,我指的是组成生活的方方面面,不是简简单单用正能量负能量就了事的。

那些天天过着灵修,身修之类的生活,诸如抽烟有害健康,各种东西致癌,垃圾食品少吃,甚至什么隔夜水不能喝之类的谣言,每天要如何如何,将自己的生活放置于这些条条框框,真是让人觉得蛋疼,今天看TED的一个视频,更是有个蛋疼的组织倡导行人步行要带安全帽,有助于减少危害的发生。命再长,有什么意思呢,灵魂修养的再好,遇到个倒地的老奶奶还是不敢扶,我们修养的不是灵魂,不是身体,而是不断的修养我们的智商(不敢用智慧二字了,这正是他们倡导的,用恶俗的智商这个概念好了),修养我们的道德。就算那些条条框框,健康生活守则不出现,咽喉发炎时我们也不敢再抽烟了,身体某方面有疾病,再吃某些东西会让自己痛苦,我们也不吃了,更简单的是,火气厉害也不怎么敢再吃油炸食品了,总之又回归到了本能的对愉悦的追求上来。

并不是反对什么灵魂修养,过健康生活,而是在强调我们不要先跳入别人设定的框之中,而是靠自己的智商自己对身体的感知,自己来权衡是否需要那些东西,这样就行了,多简单的事啊。就好像我不喜欢骑自行车戴骑行帽,而众多骑友都强调要带帽子,我自己权衡一下,觉得戴帽子一是傻逼,二除非骑崎岖山路否则作用不大,天要亡我我也没办法,而骑自行车千万不要戴封闭的耳机,我觉得这样做很好,可以减少危险的发生,于是常常只戴半只耳朵。

总之,指导自己生活的是自己,而不是什么吸引力法则,正能量之类的东西。就算我过的萎靡不振,痛苦伤心,空虚黯淡,我他妈的也不要让正能量来拯救我。至于上次豆瓣上看到的什么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放狗屁,爱一个能改变现状的人就行了,当然恋爱也必将改变现状,所以爱就对了。至于暗恋就算了。

我总是觉得正能量爆棚的人,生活太假了。就算生活无趣,也不能生活太假了,那过的是谁的生活啊,是正能量的吗?

Posted: 四月 17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无辜的杯子

昨天跟葱聊天,扯到了我新买的一个杯子。无比难用,形状是酒桶状的,没法向另一个杯子倒水,把柄近似一个圆,喝茶的时候相当不好握。

我说祝这个杯子哪天自己摔了吧。葱说我怎么能这样诅咒一个无辜的杯子。

这是个无辜的杯子吗?确实,因为傻逼的设计师的缘故,造出了一堆这样恶心难用的杯子,杯子没有错,这杯子是无辜的。

可是,他害得我向另一个杯子倒牛奶或咖啡时没法倒,他让我喝茶的时候握得相当不舒服,我却什么也不能说,因为他是无辜的。

我甚至也不能祝他哪天自己摔了,这样我一点爱心也没有。

想着想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无辜的小狗小猫的眼神,是啊,那无辜的眼神真叫人心疼,让你没法对小狗打烂的东西生气,让你没法对小猫扯的满地的纸巾生气。要是这杯子有表情,那表情该有多无辜啊。

杯子是无辜的,所以我只能咒骂那该死的设计师,然后任由杯子每天折磨我的使用感受。

唉,要是杯子也有法人格,规定个十四个月以上的杯子将负担刑事责任,直接拿去判刑,判他个无期徒刑,像我这个杯子这么最大恶极的,怎么也应该判个死刑。

脑子又闪过了那些没爹没娘出来当小偷的孩子,那些家庭环境恶劣出来犯事的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啊,他偷了你东西,他抢了你钱,他是无辜的,你只能咒骂这个社会不公啊,家庭缺位啊,政府没尽职啊。

杯子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啊。唉!是我太有爱心了么,还是,我没钱换一个杯子……

Posted: 四月 5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