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三月 2012

星夜

aaa

吃不起饭的情况下咬咬牙把《星夜》买了回家,好好文艺一把吧。

Posted: 三月 26th, 2012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过日子

从去年开始找合租,到今年三月初找好了房子,现在终于住进来了,房子情况不糟糕,性价比颇高,两房一厅的小复式,如果近两年房价不涨,我应该会在这里住上两年。我也会尝试着像豆瓣上那位仁兄一样好好把自己的窝加工加工,反正是空房子。

很早就想象过一个人过日子,如今似乎提前来到了。暂时不会考虑跟别人合租,看自己耐不耐的住寂寞,把音乐关了,房子异常的安静,这不就是我苦求的安静么。

每次从宿舍突然搬出去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该表达什么,所以总是到最后才告诉他们,算我无情无义吧,似乎我总是这么无情无义。

集体宿舍的生活到此彻底结束。

从明天开始,得慢慢养成好习惯了,得学会做几个小菜,得变得勤劳,暂且还不说勤奋吧。

Posted: 三月 22nd, 2012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边缘人物

这个问题其实是前阵子在构想着如何开展社区运动而想到的,即如果你遇到很顽固的对象,根本无法说动怎么办。

不知道这是不是逃避问题的想法,只是觉得,行动的目标人群,应该是那些处在边缘的人物,即犹豫不定,内心徘徊的人,对于那些已经掉入深渊的人来说,已经不是我们的目标人群。隐约想起了老罗的海淀剧院的演讲,有谈到哪些才是目标消费群体,就是中间那些人。原理似乎都很像,即那些老顽固无需考虑。

展开集体活动,对于特殊的人物我们都不应该耗费过多的精力在上面,那样只会白白浪费资源。就好象如果班集体要举办什么聚会,耗费大量精力去邀请顽固份子,而最后聚会时,并不会因为顽固分子的到来而增加些什么。如果开展社区活动,硬是请来目无表情,对外界冷淡的人来,难道还指望活动能打动他,感化他,难道还指望他能融入社区,社区里一定会有这类人的存在,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是热情的,易于与外界交流的。

可是很多人就是有钉子一样的品质,充满着刻苦钻研勇往直前的精神,越是困难的越喜欢挑战,可是这不是科研项目,不是智力题目。不是活动开展一定要影响到所有人,不是影响到那些顽固份子就代表活动更加圆满和成功。既然有行动,那肯定要有明确的目标群体,除非哪次的行动目标正是那群掉入深渊的人。

有无可能行动目标群体即包含普通人也包含掉入深渊的人呢,那么那种活动极有可能是政治上的激进活动,由极端的人士发起的。普通的社区活动,集体活动,根本无需将目标人群扩大到特殊人群,反而会影响活动的质量。

反而我们需要投入的巨大的资源在边缘人物上面,如何判断其是否是边缘人物,就要看历练了。

监狱需要拯救的是边缘人物。
学校需要教育的是边缘人物。
社会需要关注的是边缘人物。
产品需要争取的是边缘人物。

这些想法和观点都是平时的天马行空,沿着什么就这么想下去,也不知道对现实的作用有什么,而且也知道是漏洞百出,我只是享受这个想的过程。

(这篇写的有些马虎,行动,活动,运动三词在本文中表达的意义相近。

边缘人物的对立面?似乎没有对立面,另一个主角是极端人物,虽说我在定语上用了极端,越是极就更加分不清好坏了,所以请不要误以为在本文中认为极端就一定是坏的,好吧,语言表达似乎越来越烂了,还是将极端换作特殊人物吧。于是我又把文章改了一遍,幸好自己又弄出一个掉入深渊的人的概念,掉入深渊跟在平地上的普通人的区别,在于有了一种天然的隔阂,并不是说掉入深渊的人就是坏的,就是好的。

普通人群 边缘人群 特殊人群

大概关系就是这样。)

Posted: 三月 15th, 2012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