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十二月 2011

这一年

如果说上一年,还有一个转折,一个过渡,两种分明的话。这一年过的让我不知所然,搞不清时间的界限。

年初,寒假跟车跑,帮忙取件,因为老妈答应买7D,此前只打算攒钱入便宜单电,中端单反想都不敢想,兴奋之中还是兴奋。寒假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把玩单反,取景器取景已经深深吸引了我。本来寒假末可拿到单反,但玩了咸鱼的7D还是发觉不适合我,老妈说每个月给我省点钱,暑假再买,上了全副,更没想到还买了套头,当时我只是想挂个小痰盂,瞬间感恩又惭愧。换单反之后,出片率高了很多,单反是烧钱,幸好我也没钱可烧,陆续买了软套方便塞包了,买了便宜的快门线,购置了小痰盂,买了减光镜。实话说,我更多的时候是在看片,而没有拍片,一是懒,二是不好意思,我就是这样的人,放不开手脚干。但拍片的时候,我都很享受,拍摄时间大都是大段大段,基本没有什么随手带相机随手拍。也确实感谢单反陪伴我打发了很多时间。

和小朱骑车去了趟西涌,经历无灯夜骑,第二天徒步走了一段海岸线,上了西涌天文台,把单车塞进大巴底,匆忙赶回家,开始整理行李到凌晨三点,六点去机场,开学,然后碰到这边冬天的最后一场雪,飞机上看到白雪覆盖的土地,真是很激动,雪下的时间掐得真准,下飞机后只看到残雪,而看不到雪飘,且是小雪,但去学校的路上还是很激动,好多好多年没看到雪了。

学校里的日子,无趣,还是无趣,咬牙买了SP18,跟才学会骑单车的梦仔骑去了箭扣,单独骑回学校的时候,又是无灯夜骑,完全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不停的骑,又拿出手机来照明,又是活着回去了。后来又跟舍友骑着借来的加速就掉链的单车,出发就爆胎的单车骑去了蓟县的于桥水库。这学期开始频繁找人打羽毛球,有段时间几乎每周都会去。在班里开始有和女生交流,指望找到像葱庭珠那样的人一起玩,但才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你跟谁近了,就会有面临被撮合的危险,这年头似乎大家都喜欢做媒人。带着期待单反的兴奋和对日子的无奈度过了大一下学期,赶紧放暑假,赶紧买了单反,然后赶紧跑去了四川,上了川藏,上了稻城亚丁。

然后又是开学,中途唯一的小高潮是国庆骑车去北戴河,见到目前为止最像大海的海和勉强能看的日出,回来时,和朋友早上五点半出发,一直骑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中间在村子里迷路,虽带了手电,但是手电的电池有问题,后来又成了无灯夜骑,可能是个人骑行史上最悲惨最壮观最难忘的经历了,所有的衣服都穿上了,还是冷,然后在某村子的小店里买了一瓶白酒,买了鸡腿,买了花生,坐在他们的店门口看着圆月,那一刻,有种李白附身的感觉。五点左右就开始疲劳驾驶,边骑边打瞌睡,不知道是怎么骑回来的,只知道夜晚无比漫长,早晨的阳光无比的明亮,早晨的记忆都蒙上了一层奇幻色彩,不真实,骑过的国道变的好像从来没骑过。回来大睡一场,第二天七点多竟然自然醒了,我逢人就说这调好了我的生物钟啊。

之后的日子,无趣无趣,更加无趣,唯一兴奋的就是十二月二号的那场小雪。再过五天就可以回家了。回家吧,早点回家。

这一年,看了百来部片子,书却只读了十来本,实在不应该。

下一年,再也不敢展望什么,也不敢要求自己变得怎么样,只求,生活更有趣。

Posted: 十二月 31st, 2011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忘掉明天

不再想象会有你的日子
长长的裙子和长长的头发
漫漫的旅行和漫漫的生活
从今天开始,忘掉明天

时间和经历什么都解释不了,不会有同样的经历,时间不会带给你答案,只会告诉你结局。我只是提早知道结局罢了。

Posted: 十二月 20th, 2011
Categories: 诗歌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