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十一月 2011

幻想是一种病

近来无聊同朱某扯了几句校车事件,发觉其已完全崇尚个人无政府主义,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会觉得无政府好,政府管的太多了,去掉政府之后,这些一切都可以靠市场靠人们的理性选择来完成,还有很多事情正是因为禁止而适得其反。

朱同学大概的观点:
公交车也超载
以管校车为由来打压私立学校
政府管校车是花最多的钱提供最差的服务
政府管校车让很多孩子突然之间必须走路去上学

和其乱扯的一些东西:http://weibo.com/2010385873/xznjHluKl

以下只是陈诉一些事实和点点自己的观点。政府刚刚将校车的路权提高到跟公交车一样,而这还不够,校车比公交车更加敏感,不可相提并论,无论我们怎么看,校车里的人确实是非常需要保护的群体。出事的校车很多是私立的学校。如果再深入探讨一下,就是私立学校常常特别提供了自己的校车,因为他们招生范围更广,比起全国的小学和幼儿园的就近入学,范围可是大了很多很多,如果用大巴服务公司的会不划算,因为学生数量分布等各种因素。公立学校基本上没有专门校车,顶多是载送老师。想起湖南上次的翻车事件,那根本不算是校车,只是学生上学远,与某个村民达成的契约,乘坐他的车辆上下学。至于公立学校为什么常常不愿意提供自己的校车,很明显,学校只是怕出事,校车会延伸和扩大学校的责任范围。但私立学校就不同,他们必须要靠提供校车吸引更多的生源。

大城市,校车问题几乎不成问题,因为监管的缘故和成熟的市场化,学校基本不会有专门的运送学生的校车,而是靠服务外包。而内地,监管差,这点我是深有体会的,内地的监管机构常常是如同虚设,根本毫无用处,浪费纳税人的钱。如果单纯依靠市场,依靠所谓理性人的理性选择,校车服务这行业可能会发展的很好很棒,但是时间,我们需要时间,需要更快的时间,如果加强监管就能强迫私立学校拿出更多的资金投入在校车服务上,且也会想其他办法保证自己的利润。如果加强政府投入,学生们坐上安全的校车就可以早一点。如果用纯粹的市场来造就所谓的无机的无污染纯天然的校车服务,麻烦别那么娇贵别那么幻想。当前的校车服务市场,鱼龙混杂,随便就承包给个人,或者聘请的司机根本没有相关培训,以至于还有把小孩漏在车里闷死的情况发生,如果政府介入,且还投入资金,我相信一定会有改观,而原来那样的情况,正是那些大力鼓吹市场无敌,政府无用的人最喜欢无视的情况。

关于校车问题,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自己的看法和异议,突然之间,发觉媒体的天真和幻想,人们总是想的太美好,看看媒体的所有宣传导向,都是拿美式校车的体制来对比,尤其是看着那卡车头,堪比装甲车的车皮,无比安全的美式校车铺天盖地的出现在各种纸媒的头版,各种网媒的主页,又是重庆买了多少辆那样的校车,哪个地方的学校买了那样的校车。这样的导向是无比危险和错误的!

校车总是出问题,不是车的问题!

有时候,我更加怀疑是不是媒体与校车制造商的联合秀,当然这有点阴谋论的范畴,但这种猜测又是很合理的。美国的校车文化已经很多年的历史,我们可以学,但不要就想一口吞下,这样只会虚有其表,再坚硬的校车估计也难保安全,更何况校车会不会有想象的坚硬无敌呢。我们能用小巴取代拥挤的七座小面包就够的时候,能用经过特殊培训的司机取代横冲直撞的司机的时候,麻烦不要就想着坦克装甲,卡车头一样的校车了。我没见过公交车翻车的,没见过城市里的公交车出特大交通事故的,为什么,监管和强硬的措施,深圳的公交车全部给限速,根本跑不快。拿份子钱承包出去的公交线路也是越来越少,司机拿的是固定工资和奖金,没必要冒着全车人的危险去抢生意,赶时间。政府管校车,不是拿钱去买美式校车,而是从上到下,从路到司机都有一套机制,车是什么不重要,不要严重超载不要违法交通规则就行了。

可能吧,在饥饿的时候,幻想着的肯定是山珍海味。

和朱争论几句,也没真才实学,也没有个所以然,我是一直把无政府主义当作偏激思想看待的,我也想过,顺着他们的思路往下下,往往结果似乎无比正确且还相当美好,毒品因为禁毒而进化,危害反而更大。饮酒自由,但也没多少人会天天酗酒。政府不管什么领域,那些领域就发展的好。各种观点,只要没了政府,本来一切都可以很好的。顺着想下去,政府真他妈是个大恶魔,是个必须要除掉的东西。

后来细想一下啊,如果文明的发展有另一种可能,在另一个星球,其文明就没有出现过政府这种东西,且个人主义占统治地位,然后那个文明里的某些个别生物就在想如果有政府,一切就不会是这样了,一切就会变的更好了,毒品这样泛滥,如果有强力的政府出来监管,就不会这样了,如果监管一下赌博就好了,整个城市大半的人沉迷于此,可是其他人会说,你这是侵犯我的自由,自由至上!

无聊的想到了文明崩溃的可能性,除了外来入侵,可能最容易崩溃的就是这些纯净至极,构思简单的乌托邦了吧。

看了刀尔登的七日谈,这本书我看的并不是很懂,隐晦的内容太多,暗讽的内容也太多,看了豆瓣书评,有人给的评分不高,有人不认可这本书,还有人觉得文字就像生硬的翻译自英文。有的自以为自己完全读懂了,书中只是反复在对个人主义集体主义等的探讨,几个字母表的故事也不是太精彩。我认为这是万万不可,既不是谦虚的需要,而是如果文字蕴含的东西那么快就被读懂,那只能说写文字的人思想太过简单,而刀尔登的经历就已经注定他不简单,而还以简单的思维来看,到头来,不知道是谁想当然了。我最喜欢的是放逐法之后,人们对墙外的幻想那段,相当有意思,集体主义完全不允许个人主义的存在,快到达极限的时候,集体里越来越多的个人又开始幻想个人主义的好处,可能墙外的另一种制度更好,因此,也当然,最后完全的集体主义制度终究还是崩溃了,但墙外的制度和美好世界也并不存在。作者并没给人幻想的空间,而是冰冷的现实,墙外一片荒漠没有人影,完全的个人主义和几乎没有生产工具生产力也是行不通的。至于说文字生硬,那我是绝对不赞同的,行文流畅,读起来就算有些地方看不太懂都畅快淋漓,这要什么样的文笔才能做到,文字利索读起来就是舒服。

有个道理大家都会有感触,前提是我们不能后退的时候,有两条路,当自己走了另一条路走的不是很舒坦的时候,总是忘记不了另一条路,甚至把所有对这条路的失望都放在了那条路的美好幻想之上。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两条路给你选择,你也能凭空臆想出一条完美的路来。

如果喜欢幻想,当你顺着那思路想下去,你很难会看到黑暗的,缺陷的,污浊的,毕竟都幻想了,尽是美好的,完全合理的,天衣无缝的。我也不得不站出来承认,我还经常幻想着自己某天开始变得多么勤奋的学习,看书,每天过着有规律的生活呢。从幼年的天真无邪的幻想,到年少偶尔的思春或是淫荡的幻想,到青年时期对政治的幻想,长大了之后,那些幻想真是太可怕了,套用朱同学喜欢说的句式和也是那天对我说的近乎相同的内容,长这么大了,幻想还真是一种病,得治。幻想,他不是理想啊!

Posted: 十一月 30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叁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不是时间

不知道要怎么来写自己最近所想的东西。

在翻看若干年前小文推荐的平凡的世界,那书确实厚,相当的厚,还不好看,至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他似乎又确实影响了一批的人,至少看到校图书馆里借阅排行仅次于金庸的书作。颓唐的我指望从里面找到一些力量,却最终只是变成一个任务,变成一个每天颓唐的生活中终结的时候会做的事情。

其实书中最吸引我的是细腻的对八十年代初西部城市和农村的描写,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比的喜欢那个时间段,一切曙光初露时的世界都是那么的迷人,没有了文革的大混乱,日子在一天天变好。我喜欢那个时间段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东西,那时的时间节奏大都舒缓而有力量,懒散而不颓废,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那时的建筑普遍的朴实实用,是最接近建筑本质的建筑,可以说是我梦想的建筑形态。我真的不会太过于喜欢纯玻璃幕墙的BOX式建筑,虽然看上去的感觉很好,反射太多阳光的东西我都不太喜欢,太扎眼。我总是有点排斥现代的东西,但我又是个十足的数码迷。勉强接受得了前卫的艺术,但还是受不了过度的另类和扭曲,不管是声音还是画面。那时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暖和而简单,聚会不是在昏暗的房子里而是在房子外,大家都还是喜欢在小湖上荡起双桨,周末是喜欢在公园里慵懒的度过午后的阳光而不是各种MALL。这些时间节奏,那些建筑,那些生活状态都没有消失,依旧还有大把的小镇有着那样的时间节奏,还有大把的小城市有着那样的建筑,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这么的度过周末。

时间并不是让大家都同步向前走的,时间不是“时间”,不过只是一个计量单位,是一把放在另一个维度的刻度尺。看过寻路中国,他描写的国营租赁企业里的员工的生活状态,那已经是九十年代了,杂乱的桌上摊开着当天的报纸,腾着热气的茶杯摆在一边,墙壁上永远挂着那不变的满意度,生活可能足够的简单单一,甚至已经麻木,但是那时的甚至现在的中国,竟然还有那么多的地方,他们的时间是比墙外的时间慢上了好多好多。这句话可能有所暗讽,是啊,大把大把的官员脑子里的时间比屋外的时间慢了好些年,我们也常常喜欢说什么技术差了美国好多年。

写到这里忽地发觉时间是个多么美妙的东西,时间可能是唯一能衡量一切单位的东西了,请允许我不假思索的用一切这个词,这只是语言的需要。这路我走了半个小时,这菜够我们吃上几天了,这人真是落后了几个世纪,他活不过半天了,甚至这电脑开机只需要几秒,时间完美的转化了各种单位之间的关系,变的虽然模糊但却易懂。

钟表上的时间是一直的往前走,我们也天天吟唱着一寸光阴一寸金,追赶着别人或者别国的时间。我们把钟表上的时间当作了时间,而不知道那只是个刻度,根本就不是时间。

Posted: 十一月 18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叁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