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十月 2011

被肯定是件高兴事

算是精挑细选准备了三十来张照片,信心满满的上去展示,因为前面展示的作品确实太过普通,除了某些风景。

挑选的时候并不是总是选自己喜欢的,只要是角度构图用光有教育意义的都选了,所以数量有点多。特别喜欢的也当然的得到老师的赞赏和肯定。那老师也还算专业,虽未看过其作品,但讲起东西肚里还是有墨的。展示之后又被拿来再做一次赏析,那感觉确实不错。

有单反才三个月不到,深深的感受到器材的重要性,挑出来的片子用卡片拍的很少,经典的也很少,大部分是新近用单反拍的。那些喜欢说技术重要而不是器材的人,什么手机也能拍出佳作,都是太过偏激和极端的,至少手头没一部像样的相机,出片率那是相当的低。我现在只有一个镜头,勉强够用,光那个24mm广角就给了照片一个全新的视角了,拍风景照没个广角还真是没法拍的,但这个镜头长焦不够长,很多构思还是只能作罢。总之技术和器材都是必须的,只是找到平衡就行了,唯器材唯技术的我不相信他能出什么好照片。

对于照片,因为喜欢那风景才喜欢那照片的,或者常常也是喜欢那人才喜欢那照片,那样的照片有时候只属于自己。有些照片,因为光影,因为构图,因为色彩喜欢的,大部分也会是别人喜欢的。其实说这麽多废话,无非就是想说照片有纪念作用和创作作用,当然两者也是可以结合的,但很多时候是会分开的,大把的风景照拍的挺美的也很喜欢,但我不大会选出来展示,因为那些照片可能背后的故事太多且个人化,更重要的是除了风景美,其他太过普通。拿出来的更多的还是那些专心去创作的,去拍摄的。这或许就叫做摄影,不叫拍照吧。

最近在读一本书,《大江大河1949》(书名都写错,实在抱歉,是大江大海1949),从来没有一本书这样让我一次又一次震颤,一次又一次感慨,龙应台在书中展现的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个人在乱世中的经历,让那段历史变的清晰可见变的如此残酷,不再是教科书上的歼敌数字,不再是那三大战役,不再是那两个党派,别离的不仅仅是大陆和台湾,有时候那根本就不重要,那些个人的生离死别又有谁会记得会关注,除了自己,和身边相关的人。

Posted: 十月 18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叁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无聊是什么

总是说无聊啊,无聊啊。那到底怎样的生活才是有聊。

古代没有电脑,没有互联网,没有夜生活,没球赛可看,没游戏可打,没吧可泡,没得拿个随声听听歌,没有电台听,没有电视,他们的生活会无聊么?没见过古人总是说无聊啊无聊啊,倒是一种闲情逸致,慢哉慢哉的生活。

今天突然明白,无聊大概就是对生活充满太多不切实际的期待,然而结果却达不到,于是无聊了。古人对生活的想象有限,既然想象乏味,又怎么会有达不到的期待。而我似乎对生活想象太多,总觉得生活应该是另一个模样,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但又懒惰成性,又没有动力和力量改变现在的生活,没有力量去实现自己的期待,在一次次乏味的生活与期望中的模样的对比中,于是我常常觉得无聊。

可是我期待的生活又是怎样的,那样的生活是靠我自己来实现,还是随天意呢?既然我都不知道期待些什么,那又怎么会达到呢,又怎么会觉得生活会有趣起来?

现代社会,眼花缭乱,那么多的有趣,却只能给我无聊的生活,不敢说给我们。

太多的有趣只是让人在生活中迷失,充满着一堆的期待和想象,却根本又不知道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无聊是什么,无非就是对生活的无力感。

Posted: 十月 12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叁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