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七月 2011

没有二流

Posted: 七月 26th, 2011
Categories: 摄影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三单青年

单反 单车 单身 终于全了 激动啊!

中国是关系社会,规则确实只是个玩笑。

我看到了海关人员最荒谬的转变。

坚持要把我的箱子退回去,后来亲戚来了,老熟人。

海关人员:你下次要早点告诉我嘛,走吧。

隔壁被查的人问:怎么他的就可以过

海关人员:这个箱子是空的,不然我早就打他的税了。

好吧,看来我不小心成了体制的受益者。

难道我要正直的对那个大妈说,你把箱子退回去吧!或者主动把我的相机打税!

这个体制本来就破烂不堪,荒谬可笑,你去遵守他干嘛呢?

然后大家都觉得是这样,于是规则是个玩笑。

Posted: 七月 25th, 2011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有人喜欢慢的火车,可当坐着二十四个多小时火车回家之后,发觉是多么的煎熬,蜷缩在上铺狭小的空间里,什么也不想干,电影看了一部又一部,偶尔下到窗边坐着听一会儿歌。

不知道很久以前的车厢是否充满着陌生的交流,至少现在慢的存在空间已经渐渐消失,当失去了土壤,喜欢慢不是一种煎熬么。

Posted: 七月 16th, 2011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自甘为奴

党生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敢说。今天上完毛概突然有些感慨。

为什么要宣传出一个优秀的政党一个优秀的政府给我们知道,然后跟糟糕的现实呈现出鲜明的对比,这种宣传教育是不是不合格啊?我们为什么要知道党的优良作风是什么,为什么要知道党的执政路线是什么,为什么要知道政府的执政目的执政手段是什么?这些不都是你们自己去教育自己的东西么,告诉我们,让我们背下来做什么?为什么告诉我们要做些什么的内容那么少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怎么才是一个合格的公民?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参与选举的细节?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自由的重要?捍卫自由捍卫民主的重要?

唱红明明是在搞政治运动,却死不承认,说是文化多元化,有人喜欢流行,有人喜欢红歌。

唱红歌真没什么,可是动用一切政治资源去引导,去宣传,去举办,资金方面那是用纳税人的钱,而且常常在强势的指引下,唱红也不是一件自愿不自愿的事情,而薄某某却死不承认是在搞运动。

有人说老毛早已是现在当今政客的政治资源,政治武器,强大的政治武器。

说句心里话,上面的人我也就只知道个温家宝,不说他是个好政治家,至少在外国媒体面前还说了几句人话,有些也出口转内销了。我相信其他上面的政客无非也就是暗地里争斗,争权,靠政绩靠运动来提升自己的筹码,每个领导人然后再靠智库搞一套理论增加学生的负担,毫无疑问我是相信太,子党,相信上海,帮这些存在的。谁会真正可怜下面的老百姓?他们真的跟老百姓有很大的关系么?他们注重的是宏观,是大局,只要全面稳定就行,只要自己地位保住就行。他们深受马列毛邓三个代表思想指引就能为人民服务,还全心全意,党得全心全意,而政府不用(政治书上的可笑之处)。

而最最重要的下边的人在做些什么,在做奴才,有些事情上面压制的根本就没那么可怕,可是害怕伤害到自己,害怕危害自己,甘愿自己做奴才,明哲保身。为什么有些媒体说点该说的话就变得很犀利,很尖锐,很大胆?为什么有些媒体屁都不放一个,可能是某个主编某个负责人害怕一点失误让自己下了台。

下面的人们无非只是随波逐流,保全住自己的位置,只有奉承,只有拍马屁,重庆下面的某区决定建个红色主题公园,被重庆当局否掉,真是马屁没拍到家,大家都只是想着如何拍好上面的马屁,如何应付上面的号召,上面的检查,自古以来,千百年来,国人就是这德行。大家看到政治气候变了,红歌开始在央媒出现的多了,就心里明白要开始举办红歌运动了,要顺应时代的潮流了。要检查了,动员大会开一个,卫生搞一个,横幅挂一条,警车开个路,派人打个伞,吃个饭,睡个觉,一整个套路,每个人都知道是这样,明明下面的人可以改变一下,却没人敢去改变。因为每个人都不想改变这一切,不改变他,他在体制内活得很好,保险社保样样齐全,福利住房都给解决,他干嘛要去改变,去尝试进入一个大家都未知的世界。只要他管理的地方不出问题不出意外就好了,不出问题不出意外常常还不是最后的底线,比如拆迁指标竟然允许死一个人。还谋福利,还为民服务,别搞笑了。他干嘛为你服务?你不过是一介草民,人家是官。

很多时候,根本不是上面在压制些什么,禁止些什么,压制的东西能有东西,禁止的东西又能有多少,最重要的是下面的人根本不敢做些什么改变,他们连上面允许能放的屁都不敢放,他们能做些什么?有个理论说是跳蚤给他盖个盖子,他就越跳越低了,我只能把全部希望与期待都寄托在我们这一代上了,因为我们还能跳。

Posted: 七月 7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叁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