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一月 2011

国家形象

最近投放在纽约时报广场的国家形象片在国内引起骚动,最近还爆出王传福长错了脸,真是有趣。

前阵子看了安东尼奥尼拍的《中国》纪录片,听说是周总理请来拍的中国形象片,两个不同年代的形象片,似乎最近搞的形象片是对前部的回应,都是在拍人,每个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表情,只不过前任拍的是平民,现在拍的是精英。

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片很喜欢拍每个人物的表情,我很喜欢看里面拍的小孩子,每当拍到他们在唱红歌跳那个忠字舞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样的洗脑太成功了,控制思想,个人崇拜一定得从小抓起。小孩的表情总是天真无邪,而大人的表情要么好奇,要么麻木,要么害怕,有时候我甚至感觉到要么像汤师爷一样,在那里装糊涂。这部片子里的国人显得异常的温柔,也异常的有秩序,也有很多波将金村,很明显是装出来的,比如那个市场,那些茶馆之类的。国人真他妈的喜欢虚假,喜欢装糊涂,喜欢自己骗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回到家,就天天跟车到机场送货,去一些地方取件,几个月不见,关外变化果然是大,路都升级了,很多路都扩宽了,铺了沥青,修的相当的不错,经过福永、松岗,光明,布吉,坂田之类的地方,农民房的格局已经无法更改,倒是发现深圳学到了广州办亚运的精髓,墙面翻新,可惜精髓学的不到家,有的配色太糟糕了,突兀,恶心。这次翻新密度看来很大,很多路两盘的农民房墙面都已经翻新好了,尤其是机场附近。波将金村在深圳大面积冒出,其实以前觉得农民房太影响市容了,后来经过龙大高速看到远处的庞大的一堆农民房,参差不齐,错落有致,也别有一番风味,让我想起了巴西里约热内卢那依山而修的密集的房子,而且颜色也比较和谐,都是淡淡的色,还计划着着过几天去那里拍一拍。

其实办大运是好事,谁叫国人有种犯贱的心态,形象是展示给外国人看的,所以没外国人来看,他妈的就不用形象了,就好象找不到男人的女人容易变成女流氓一样。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碰到外国友人才舍得吃,舍的穿。《中国》里的市场,商品琳琅满目,一看就知道宰杀了全年的猪肉量了,讲这么多,就是国人贼他妈爱面子,没有机会展示面子,他妈的就不用爱了,不搞大运会,地铁那么多年都不见动工修建,路破破烂烂没人管,关外从不管一管,弄出关内是欧洲关外是非洲的美谈,真不知道形象这个东西,真的只是用来展示给别人看的?自己人看就不需要形象?你搞基建就搞基建,搞基建是好事,这是实用工程,可是拿那么多钱刷墙干嘛?

国家形象是得搞好,可这个不只是给外国友人看的嘛。
搞那么多名人上形象片,弄得跟奥迪广告一样豪华;弄那么多波将金村,搞得不三不四。
没外国友人的参观,我们也应该过的好一点,别作践自己嘛!

Posted: 一月 25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神经滞后

其实真不想在这里写些什么傻逼内心世界,建这个站的初衷是为了写一点有想法很激烈的文字。不再在网上写,所以最近开始学着记日记,其实也只是想培养一个习惯,并借助这个习惯创造新的习惯。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彻底打垮了,被所谓的失败打垮,这几天落枕,加之突然并不算剧烈的运动,关节疼痛,就像一个老头,辗转反侧难以找个合适的姿势,老了如果身体变成这样,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葱头说,潇潇洒洒玩半年,一夜回到高考前,每次找她聊天,她都在积极的复习,不鸟我,第一次见这麽勤奋学习。我也快考试了,断断续续看了会书,好多内容还没看过,没摸过,真的是没那个心情复习,挂科就让他挂吧,或许想挂科都很难,高考都挂了,挂那些小科目我还是承受的起,挂上个十几个才能有刻骨铭心的改变吧,我一直在等着什么机会让我有刻骨铭心的改变,不如自己创造机会。

晚上“被迫”跟父母视频,其实很不想视频的,打打电话就好了,盯着个屏幕,要装出笑脸,偶尔一露馅,一个麻木,空虚,毫无表情的行尸走肉就出现了。本来一个多么健康乐观的孩子,被高考搞了两年,就彻底脑残瘫痪了,神经质什么都来了,我他妈的后悔死我当年的决定了,去启德咨询的时候他妈的装什么逼要热爱祖国,想体验祖国的大学文化,现在深深的感受到了,尤其是在看国外的公开课的时候,那种模式的对比,我更是深深的感受了,当然也可能是这鸟地方太糟糕了。又想到他妈的在高山都撑了半年了,最后半年还是撑不下去滚回深圳自习,也是,本来就不是考试的料,学习的料。

小学一年级最单纯,所以很牛逼,可以考年级前五,从此思想开始走下坡路,不再单纯,到高中达到新的高度,最后连个二本都搞不定。这就是中国的教育,因为思想没那么单纯了,开始独立了,没那么好骗了,我自以为靠上课睡觉看书翻杂志发呆之类的活儿,加上考前自习应付考试可以躲过体制的重度残害,结果最后为那个该死的高考拼命的接受残害,最终也被残害,可是残害后的物质补偿是那么差,可能是我被残害的还不够深,还是过于顽固。

上到大学了,自由很多,以为要大展身手了,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了,脑子却被高考弄残了,身心疲惫,看到图书馆都怕,因为曾经有一个月每天从开馆坐到闭馆在那复习,以至于把图书馆的主要用途都搞糊涂了,我当年在那复习的时候,偶尔也会去看几本书轻松一下,现在这个图书馆,除了领到借书证去借了三本书,只勉强看了两本后,再也没去借过书,更不要说坐在那里看图书馆里的书了。

命运怎么这麽悲催,这都不算什么,微博真他妈是个好东西,一个更让人伤心的事实,什么叫做梦醒时分,那歌真好听,人可以说是彻底被散架了,无所思,无所念,无所求,无所依,整一个隐居在宿舍的神经滞后的老头,连QQ都得是隐身的。

都半年多了,好像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难道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个阴影可真是够大的,是我内心太小了吧。

Posted: 一月 12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