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十月 2010

无耻的继续败家

  搞了个德生PL390收音机,幸福死了,听HitFM听的不亦乐乎,虽然MP3手机什么都有收音功能,但是一个专业的收音机的感觉真的不错。捧着一台收音机,大喇叭响着音乐,晒着浑浊的阳光,非常惬意。
  败了emoi的保温瓶,又是一见钟情,喜欢那个杯子状的盖子,想象着上课还能给自己冲一杯牛奶喝就是舒服。来到北方,没个水杯装水喝真是不行,太干燥了,阳光之处,皆是浑浊。有一天体育课在操场跑圈,空气中漂浮中大量的悬浮颗粒物,我问到同学那是什么,他说,可能是前面同学飘逸的头发的逸出物吧…玩笑话,不知是什么植物的产物。
  仰慕苹果这么久,已经受不了那部艾利和2G的容量,今天毅然入了classic,于是乎所有家底又被彻底掏空,又要开始慢慢的攒钱。
  恐怕这个月饭都吃不香了,又恐怕是虽然饭吃的不好,但心里还是香的。
  总之现在的原则,是及时行乐,早买早用,别犹犹豫豫,纠结难解。
  钱不是用来存的,是存来买计划中的物品或者完成计划中的行动的,真的很喜欢就应该毫不犹豫倾家荡产的去拥有…

Posted: 十月 31st,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还是不装了

  此站没有关闭,我想写就写,就算亲戚亲人老爸老妈看到我也懒的理,都多大人了,还在乎这些,就悲剧了,从此尽量只在这里装逼,愤青。

  都是骑车上路的时候,没有及时告诉父母网络相册地址,倒是他们逢人宣传,导致表姐什么的都从QQ上知道网址看到相片了,他们却搜索这个看似不是域名的网址,还真给他们搜索到了。

  现在我只怕如果我把那些拙劣而不堪回首的往事写出来会破坏我留给他们心中的美好印象…
 
  现在的父母都是不甘落后于时代的潮流,爸妈QQ斗地主斗得不亦乐乎,我妈还要加我QQ,我的天,这能加的吗?哪位同学出来说说,这能加的嘛…

Posted: 十月 27th,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阅读101022

往期记录:
阅读100704    http://touyuan.de/?p=135

>“井田制度”是“间架性设计”的代表,间架性设计是来自标准化的要求,这种方式影响此后3000年的中国政治。它意味着国家和社会结构是可以人为地创造出的。同时也导致上层设计的形式远比下层运作的实质更为重要的统治习惯。

>概括言之,中国政治体系的早熟在当日不失为一种成就,可是中国人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从外表形式看来,在基督之前有了这些设施,国家的机构便形成流线型,可是其下端粗率而无从成长发展,以日后标准来看尤其如此。直到最近中国仍缺乏一种司法体系,具有实力及独立性格一如西方,其原因可以一直追溯到上古,儒家的法律使法律不离家族观念,将法律与情感及纪律混淆,法家之法实为最方便的行政工具,但其他方面则一无可取。

>一般很少提及,秦国实际上得到经济落后的好处。经济落后才能强调农业一元,动员起来,专一雷同,内部的凝聚力也强。这时期仍是以量取胜的时期,军事技术大致在平衡状态,没有一个交战国因为质量上的优势而使战局改观。

>和谐,是源于音乐的概念,将各种不同的声音融合成最美的和声(harmony),而不是只有一种声音。只有一个声音的社会是有问题的。

>没有诗意,爱情就会流于平庸,没有执着,爱情就会转瞬即逝,没有诗意的执着,就成了固执或贞节牌坊;没有执着的诗意,就只是风花雪月,虚情假意。

>我们每个人都是梦想家,当梦走了,就只剩下想家了。

>战争是什么?就是异族文化在我们的废墟上舞蹈。

>民粹主义已经成为进步的工具,但也是保守的工具;是民主主义的工具,也是独裁者的工具;是左派政党的工具,也是右翼势力的工具。这种适应性源于民粹主义的“空心化”;民粹主义缺乏一种能为之献身的价值。

>可惜,我们缺乏这个传统。秦汉以后,中国社会的结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统治着一盘散沙的草民。处于二者之间,是官府和衙门。也就是说,中国社会的事,其实一直是官员在管的。公民自律,社会自治,则少有人说,少有人知,也缺乏配套的机制和制度。睢宁县委书记说“西方的自律和自治,在中国50年也做不到”,恐怕也是“话糙理不糙”。 (批注:个人觉得,在传统社会,农村的基层一直都在自治的,现在的所谓大力发展的基层自治的效果可能还没以前的好…当然那时候的自治和现在的自治本质上还是有区别,当时的自治依据的是伦理道德,而现在的自治依据的是法律规则,当时的伦理道德都很完善,而现在的制度规章一塌糊涂。)

>汉语的伟大在于包容而非纯洁。

>中国经济发展的目标不是去赶超美国,而是应该造福于中国人。

>两岸知识分子相比,我们这边类似于“中国向何处去”这样的“宏大叙事”要多一些,台湾方面更偏重具体的民生问题,更具有眼睛向下的倾向。(批注:其实不是这边的人不想,而是大的方向没搞对,不解决就没法过日子,搞不好改革来改革去哪一天又回到解放后。像美国,知识分子还用去考虑中国左派右派的所谓的问题么,他们更多的是关注民生,关注政策实施上的细节)

>适应了质询的紧张激烈气氛后,我对市政府官员可怜巴巴状态的同情也消失大半。当然议员们的凶悍态度可以稍微收敛一点,但议员们有恃无恐,是否是因为他们自觉到自己是代表了主人,而官员们的恭顺,是否与他们的“公仆”身份一致?这是否才是理顺了的主仆关系呢?我在硝烟弥漫的质询战场上做无边的遐想。

>我感到,人们对于社会,对于生活不可避免地有很大的不满,这种不满需要发泄,也应该有机会和渠道得到发泄。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游行示威,发表演说和呼口号,除了引起社会和当局对于弱势群体处境的关注,还能够起到高压蒸汽容器缓缓打开压力阀的作用。

>孤独,微渺,疯狂,无所事事,不被需要。青春的浓雾散尽以后裸露出时间的荒原。人一辈子的奋斗,不就是为了挣脱这丧心病狂的自然。

>一般来说,东方民族对于“故国家园”很难从根子上抛舍。

>发生在任何一件侵犯公民权利的事件,他们的态度就是:它如果可能发生在一个美国公民身上,那么,它也就可能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所以,在美国,对于这一类问题,会有很多人挺身而出,尽管他们和这一个公民并不相识,甚至,也许他们并不喜欢这个人。

补充,花费了算是挺长的时间打完半年前到现在的一些摘抄,不分享出来也就丧失了摘抄的意义了。

Posted: 十月 22nd, 2010
Categories: 阅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路的尽头

  每天从宿舍去上课,要经过一条马路。有一天,站在马路的中间,不经意向左看去,惊讶的发现笔直的马路的尽头竟然是一座高耸的排放着滚滚浓烟的烟囱。这也太扫兴了,让人对这条路的尽头的所有想象都消失殆尽。

  这条路的尽头是烟囱,不经意就想到自己现在所在走的路。放眼望去,我看到的也是一座烟囱在路的尽头。

  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一个曾经信誓旦旦要立志在传媒领域有一番作为的人,在现实下,却走上了别的路,走上了一条自己曾经鄙夷的路,一条充满严肃气息的路。
  
  这条路会带给自己什么,一无所知。有人说,谁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或许会远离这个专业。一无所知并没有让这条路产生空旷感与无尽感,反而是一种狭长,障碍重重。因为自己的先前认识在一无所知中变成一座座烟囱,不断的排放出滚滚浓烟。

  写下这么多,并不是想说自己多么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很喜欢法学,喜欢政治,喜欢对司法制度的研究,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从此走上这条路,因为这条路的尽头,我只看见一座烟囱。

  不是说我有多黑暗多悲观,也不是说对中国的未来不够自信,而是这个专业带给人的感觉,给予人的深刻塑造与转变。

Posted: 十月 20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荒谬荒荒谬

看完韩寒那本所谓的公路体小说,里面扯了很多的荒谬事。
就今天,就今天下午之后,就碰到两件很荒谬的事情。

下午被弄去考试,是闭卷的。
趁老师不在,偷偷摸摸翻书作弊。
这没啥,操蛋的是…
我翻书的内容是什么行为属于考试作弊。
那场考试叫做学生手册考试。

要注册英语那个自主学习的东西,宿舍的内网无法注册,和一舍友一起去图书馆机房。
用他的借书证号上机,然后进入了自主学习注册界面,再用我的学号登陆该系统。
结果操蛋的事情发生了,上面的名字居然是我那舍友的。
弄了很多次无果,以为是上机也得用自己的借书证,花10块大洋把自己的借书证充了钱。
再试,见鬼了,还是他的名字,以为系统错乱,准备明日请求老师。
后尝试用他的账户登录,一登,发现他的账户还没注册,发现问题了。
这斯的弄错学号把我的学号给注册了。

- -!

Posted: 十月 18th,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很郁闷的感觉

  今天算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可是并没有什么好的感觉,甚至有些郁闷。
  
  早上六点就被迫起床,寒风中在图书馆门口集合,准备跑步,结果去到那等了很久才知道取消了。
  
  早上英语课,老师感觉还好,不至于太糟糕。
  
  下午语文课,跟高中毫无区别,甚至讲的比高中的老师还要糟糕,这样的大学语文老师,真的是很让人失望。
  
  晚上宪法学,是最让我郁闷的。好端端给我碰上了一个五毛,一个典型的左派份子。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课怎么办。看着她拍共产党的马屁,真的是让人顿感不爽,不是不能说党的好,但是也不要拍的这麽响啊。特别是一个学法学的人,还是多年的教师,怎么也应该看到些事实,看到些问题吧。课间休息的时候,不知道什么魔力把她吸引过来了,估计是我认真做的笔记吧…其实我很想装作疑惑的样子直接问她,在中国,是宪法大还是党大?但是我还是很装逼的问到,中国现在是不是一个宪政国家,她说不能说完全是,但有一点。我也知趣的没说什么,结果一上课她就大肆不点名的表扬我,让我受宠若惊,说班里还有知道宪政的同学,看来同学们的水平都很高…
  
  这不算什么,歪打误撞,她的PPT里出现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戈尔的语录,她居然神奇的扯出了刘晓bo,让我惊喜了一番,她问大家知不知道是谁得了,我挺伤心的,因为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除了我们宿舍的人我跟他们宣传过吧,终于明白中宣部的能耐。最让人郁闷的是她对该事件的评价,比新华社还新华社,说这是美国明摆着欺负我们中国,颁给一个在狱中的人,还说刘在89的时候怎么活跃,要达赖喇嘛当主席算了,我也不知道她这话的依据从何而来,但是她这样的评价让我不爽,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过零八XianZhang,一个愿意铁窗十一年的人,他为什么愿意过铁窗过被人监视的生活,他可以选择过普通人的生活,过铁窗生活对他有很大的好处?过铁窗生活的他是在谋私利?十一年,如果我被关上十一年出来我都三十几了都而立,更何况他。他为什么要被送进监狱,一份宪章就能颠覆国家政权?那只能说这个国家的政权太容易被颠覆了,或者说那份宪章直中了该政权的要害。老师为什么不说说这些呢,为什么不说说因言获罪应不应该呢,为什么不说说宪法的第三十五条?为什么只说这是在欺负中国,这样的老师我不喜欢,不喜欢又能怎么样,突然才明白小朱的那番话,大学真的是靠自学的。
  
  上课的第一天,真的是很郁闷的感觉。学生老师都这个样,于是又开始幻想着好点的地方会不会有明显的提高,四年努力学好英语…还是争取出去。

Posted: 十月 11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欢庆

激动中…这个夜晚注定举国欢庆。

民主,自由,宪政之路是无法阻挡的。

顺便提供某章下载,不知道会不会触雷。

(删除了,不想被墙)要的留言。

Posted: 十月 8th,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堕落从此开始

今天终于跑去某村买了本子,在宿舍楼下买了网线,买了上网卡,从此开始堕落?
应该不会吧,因为网速居然是1M的,费用也很昂贵,日。

Posted: 十月 4th,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