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六月 2010

我在想

我在想命运这东西,是用来安慰人的,还是用来伤害人的。我们相信命运,于是乎很多事情的发生都可以挂在命运的头上,聊以自慰。可实际上我们还是被我们所称的命运伤害了,我们创造出命运这个概念确实很矛盾很纠结,我们把伤害的创造者寄托在外在的飘渺的东西上,我们指望以此减轻伤害,结果只能是深深的无奈。

我在想,我以前怎么如此简单的认为,悲剧完就一定会是喜剧,喜剧完接着会有悲剧,相信命运是公平的。而不知道悲喜剧这东西是随机的,悲喜剧是无常的,有常的只能是自己对待悲喜剧时的态度。浪费一年光阴依旧换来了悲剧,当然也得到了对待悲剧时应有的态度。无法改变事实,无法改变现状,只能想办法去解决,不经又想起去年在杭州那个导游在车上教给我和广的这些大道理。

我在想,出分数后我保持沉默,我不接别人的电话,我不回别人的信息,别人会不会在想,我的心情是不是极度悲伤,我是不是无法面对这一切,我是不是接受不了。不接电话,不回信息,只是想安静一会,思考一下接下来怎么办,过多的交流很容易改变我的想法与初衷。

我在想,离开高山选择自学是不是我这次悲剧的主要原因呢?因为结果摆在面前,无法辩解。因为无法承受,选择离开,结局却并不美好。我敢于承认主观题的失误绝对是自学造成的,望所有高三和复读的都汲取教训,主观题需要名师指导,题海练出来的感觉在主观题上极不稳定。当然我这种跨越改革的人,自学只能是悲剧。

我在想周围的人会怎么评论这么一次鲁莽执着而又失败的事情,或许只是会同情吧,我害怕同情,我也讨厌同情,同情是一种不对等的关系所产生的感情。我相信认识我的都不会有同情之感。“没有什么比同情更为沉重了。一个人的痛苦远不及对痛苦的同情那样沉重。”

我在想,我会去到哪里呢?

Posted: 六月 27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壹
Tags:
Comments: 7 Comments.

骨子里的无奈

只不过是在
无力地抗争着
却又无可奈何地
落入了命运的俗套

命运对我的解读
比我对自己的更加刻骨

Posted: 六月 26th, 2010
Categories: 诗歌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八刀

我真的无语了,真的不想多说什么
数学英语估的误差在5分以内
语文以为肯定110以上了
文综以为肯定240以上了
结果呢
作文肯定悲剧了
我干嘛要去写我亲爱的祖国呢
文综大题彻底悲剧了
主观题这东西,只能怪自己平时没训练好吧。
或许也只能这么怪了
可是题目并没有多难
主观题的分数却低于任何一场考试
(更多…)

Posted: 六月 25th, 2010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握不住的流年

和渡聊天不免都会感慨这一年过的多么的快。他带我去他住的附近转了转,去到了他读过的初中,北师大附中,然后他调侃的说,没想到大学进了UIC,又和北师大联系在一起,有时候可以说,这就是命运吧,巧合的东西,难道不是命运在作怪?

最近我一直在绞尽脑汁回忆我小学的事情,因为我居然忘记了我小学二三四五年级在那个班?没有一点可以开启记忆的物品,小学的毕业照和初中的被我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起然后不知夹进了哪本书里,至今没有看到过,我也尝试找过。因为很少去回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除了记得小学一年级带了支可乐进学校,最后还要在同学的帮助下偷偷摸摸的藏在书包里,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把中队长的队徽弄掉了很紧张,四年级打乒乓球,五年级踢足球,六年级打篮球,沉迷与折纸飞机,去网吧。其实有些东西真要去回想还是可以想出一些来的,但是像在几班这样纯数字的记忆在没有实物的参考下,就非常难以回忆出来。

可能是我经常把时间拿去想未来了,没有经常去回忆过去,以至于忘得很干净。也可能是记忆与时间是捆绑的,流年似水,有些记忆也似水,怎么也握不住。难道还是我的记忆力很差?我小时候的事情,在我脑中是一片空白,只有臆想出来的父母亲戚跟我讲的小时候的故事在我脑中不断重复,幸好六七岁的事情多少还有些记忆,让我不至于跟别人谈童年毫无话题。

我很害怕我这样的记忆力会让我在别人心中的形象是如此的冷漠,试想若干年后在大街上遇到一位跟我打招呼的人,我却根本记不起来,那会多么尴尬,在复读的时候,“曾哥”很豪爽的说着谁谁谁我以后还会记住你的,我当时却很感慨如果我没记住你你却记住了我,那该怎么办呢。

年龄只会递增,记忆只会越来越多,然后达到一个恒定的值,就像我现在的手机内存一样,只有心疼的删去过去的短信,才能装下新的短信,当然人不会心疼的删去记忆,而是不知不觉的删去,心疼一次只会加深一次记忆,只要没有新的刺激去激发那段记忆,便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握不住的流年,匆匆而逝的岁月,可是有些事有些人,并不会在手指的缝隙中溜走。忘不掉的怎么都忘不掉,该忘记的还是会忘记的,不能强求,因为生命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过的毫无意义,毕竟我们是很难记的住几个月前吃的什么菜几点冲的凉,没有意义的东西去回忆又有什么意思呢?打发时间,沉迷过去?所以我曾经还想着怎么好好的写下这段复读的生活,而现在根本就不想提了,除了一些事情一些人。

Posted: 六月 25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壹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蛋疼的一天

本来并不打算今天骑车去拜访渡的,因为凌晨有阿根廷的比赛。可是后来看到他的一篇日志,顿时心血来潮,想着该去拜访一下他。

五点睡着,九点就强迫自己爬了起来。十点十五分从家门出发,几分钟不到就开始飘雨,看来真的是出师不利,本来想打退堂鼓,可是已经答应渡今天去的了,硬着头皮顶着毛毛细雨就继续上路了,很快就到了新区大道,可是后来的情况确实一团糟,走进了算是深圳目前最大的工地了吧,深圳北站枢纽的施工现场。很糟糕,弄得一身的泥巴,这个只能算自己倒霉了,能走出工地也是幸运的。

凭着自己的方向感一直往前走,居然走进了南坪快速路,毕竟要去到南山,必须得走南坪快速,当然那时指机动车,而非机动车我在谷歌地图上看到明明有一条小路到的,结果是没找到,或者根本没去找。鲁莽的闯入了南坪快速路,只能感慨自己的骑行技术一流,几乎是压着旁边的线在走。旁边的大型货车一辆接一辆的擦肩而过,卷起的水雾洗了一次又一次的脸,特别是某些货车司机谨慎的按响那个声音无比巨大的喇叭,让我突然一惊。还好骑行技术与心理调节能力过关,让我能够从南坪快速路脱险,成功进入西丽。快速路最怕的其实不是骑在马路边的时候,而是你要穿过快速路进入往左走的车道的时候,车流不息,只能耐心的等待时机,猛踩踏板快速过去,很危险。

说起倒霉。还有一件很郁闷的事,我打电话给渡说准备条干的裤子到时给我换,后来又想到骑到那里裤子或许都已经干了,于是说不用了。结果,明明出着太阳,却又开始飘起了小雨,我顿时无语。

深圳的立交让自行车顿时丧失了方便快捷的色彩,如果不跟着机动车上立交,要么运气好有一座人行天桥就修在旁边,要么你只能跟着上立交桥,而立交桥必须要上坡,危险程度很高,旁边车流不息,车子稍微出点差错就会酿成大错。该死的几座大型立交,只有两个旁边有天桥,其他两个我都是上立交桥的,甚至有一个是逆行上去的。逆行确实比顺行安全,我也终于亲身体会过,逆行你能主动避让车辆,主动掌握自己的安全,顺行的话无法知道后面的状况。

费了千辛万苦,终于到了渡的家。

只能感慨时间过的真是快,又是整整一年没有见面了。

(更多…)

Posted: 六月 24th, 2010
Categories: 摄影壹
Tags:
Comments: 5 Comments.

该死的浏览器差异

很郁闷,球赛都没去看了。在琢磨着这个Wordpress编辑器,被一个空格折磨了很久,就跟在Blogger遇到的情形一样,空格无效,明明在编辑器里打了空格,发布出来空格就没有了。怎么折腾都没有,我还尝试了用nbsp,结果是浏览器直接显示& nbsp字符。正被折腾的没办法的时候,搜索了一下,才知道这是Firefox浏览器的问题,用IE空格就有效了。

然后发现文字右边显示太参差不齐了,很不美观,想法设法增减字数让他美观一些,哪知道还是不行,然后当我回到Firefox登录时,惊讶的发现文字两边都是排的整整齐齐的,而IE的右边是严重的参差不齐。该死的,又是浏览器差异。

想起在Bus的那个头栏那个留言薄字体排列,在Firefox和IE浏览下都很正常,可是在Chrome下却又一个字多了出来。

我只能说,这该死的浏览器差异。

Posted: 六月 23rd, 2010
Categories: 随笔壹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激动的凌晨

终于有了并不是顶级的但是属于自己的域名,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独立博客。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一天,六月二十三号。在思考着用这么博客来干啥呢?还是像在Bus那样迷迷茫茫,记点生活琐事,青春期的发春?还是改过自新,开始装装逼,写点别人说来很愤青的文章?还是…还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

为什么要独立建站,本来这个想法在若干年前就有,要知道有这么简单方便的话早就建了唉,直到今天才建了这个touyuan.de 。根本原因,独立建站的想法一直在脑中环绕,直接原因嘛,就是Blogbus最近开始的近乎变态式的审核,每一篇文章都要拿去给后台的领导看一看,是每一篇,把我的一些根本就不敏感的文章封了。于是我决定出走Bus,拿着指头一数,没想到在Bus一呆就是五年了。在伟大的咸鱼同志带领下,初三的我在Blogbus安家,而咸鱼在Donews ,后来几经沉浮,咸鱼四处飘泊,但还是坚持着时不时偶尔的更新,我在Bus安安静静写着自己的小日记。这次鼓动他一起买个虚拟主机建站,结果他直接说兴趣不大,说被那个狗日的审核和郁闷的关注度影响的。没有办法,我一冲动,就自己点下了支付宝那个按钮。没事,咸鱼兄还要来了兴趣的话,花点小钱买个域名就可以了,主机空间给你腾着,反正可支持三个独立域名,不用白不用,想必我这个更加悲剧的关注度是不会让那20G流量吃不消的。

在这个不用审核的世界说话都舒畅多了,想当年在Bus打完文章要想法设法的提前预测出哪些是党的G点,然后用技术手段加以屏蔽,结果现在Bus开始人工审核了,让人无奈。这绝对不能怪Bus,都是那狗日的审核,狗日的GFW。

无奈的选了这个WordPress里最经典的模板,还好,很经典。伟大的阿根廷的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伟大的梅西要进球啊!我不否认我是个十足的伪球迷,但我绝对是个世界杯迷,激动的一天,激动的第一篇文章,就这样结束吧。

晚安,世界!

Posted: 六月 23rd, 2010
Categories: 随笔壹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