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the ‘随笔肆’ Category

水滴石穿

今日读胡适自传,看到某句话,感觉在思维层面上对这个问题又进了一步。水滴石穿的典故,大家看来是无非是水的坚持,大家看到的是以柔克刚的典范。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个东西,水的力,水善于借万力。没有力量的水滴,是不会击穿石头的,就好比很多人自以为天天忙碌无比,日复一日的坚持上学上班,可那是一种没有力的忙碌,又怎么会有成就,形象点的词就叫做磨洋工,毕竟时间不是力,时间也没有力。水滴石穿之根本,不在于春夏秋冬的岁月,而在于每一滴水的力量。

Posted: 七月 16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有脑的没脑的

先事先说明,有脑和无脑不分贵贱。

前些天跟人吹水,吹出了个:有脑的善良和无脑的善良,有脑的单纯和无脑的单纯,是不一样的。

于是打算写下此文,想将其拓展一下好理清思绪。

有脑的善良我就不多说了,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

无脑的善良我是见得多了,网络上也一大把,可是那种善良是什么善良?无脑的善良,是善良么。我看来,无脑的善良,是一种对事情的情感反应,因为无脑,所以事情就不重要了,而情感上的反应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说情感是假的,假的就不叫无脑的善良了。好像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只有感性而没有理性呢。不行,就连感性也用不上,就是一种情感上的反应。于是,对于荒诞,违法或是漏洞百出的事情,也是善良无比啊。

这世上有有脑的单纯么,当时打出那么一句话,自己也很矛盾,明明有脑,就是想的多啊,想的多了,还单纯个屁啊。可是单纯就这东西,想多了就不是单纯了么。是不是可以这么说,有脑的单纯重点在纯,而无脑的单纯,重点放在了单上面了呢,这样总结还是有点牵强。想太多,无脑的人士看来是一种平面结构,其实他们不知道,想太多,是立体结构的,有时是单线纵深发展,有时是拓扑式的结构。无脑的单纯,真的是单一思维,别说纵深,有时候拓扑结构都没有。巴神是有脑还是无脑呢,我倾向于后者。凭什么说纵深结构,拓扑结构的思考就不单纯呢,单纯又是什么东西,我觉得单纯就是简单,不复杂化,复杂化是什么,是一堆的拓扑结构想找出关联,一推的纵深结构平行下去。即思考的出发点是多个,常常有些出发点是违背现今道德的,而且最后常常矛盾和纠结。当然,单纯和复杂也是不分贵贱的。但有脑的单纯,那还真是一种好品质,也挺难做到,突然想起了围城里的方鸿渐。总之,有脑也是可以单纯的。无脑的单纯,就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命吧。

怎么从无脑变成有脑呢,常跟别人扯过相关的内容,那就是阅读和经历,看电影成不,不成,思维还是不能得到很好的训练,反而更多成了情感上的或是视觉上的感受。那怎么从有脑变成无脑呢,很可惜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除非能将大脑撞墙撞的恰到好处,然后正好只是失忆,好吧,下一篇,就是不可逆。

Posted: 六月 17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论阶级

我知道不学无术,不应该谈这种宏大的东西,可是每个人都有表达思想的自由,每个人都会对事物有自己的见解,所以谈谈阶级也就无所谓了,也就是谈谈自己的认知,可能浅薄的让人发笑。

无可否认马克思思想的伟大和强力,共产党宣言在那个时代指导了工人运动,指导了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从人类社会结构,社会运动规律中剖析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尤其第一章中开门见山的指出,这个世界是由无产者和资产者组成的,两个阶级是不可调和的对立阶级。在那个时代,给无产者敲响了警钟,破灭了他们的幻想,促使他们拿起武器来保卫自己的权利。共产党宣言之历史影响延续至今。

然而时过境迁,其中第一章的阶级分析,是否已经需要革新了呢?

马克思划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根据是其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来判断的,以及是否存在剥削,无产者没有生产资料,靠出售自己的劳动力,被资产者剥削其剩余价值。

很多人都错误的理解了资产和无产的划分,认为是根据资产的多少,而马克思的原意似乎不是这样。我觉得,根据当年的划分标准,在当今时常会出现匪夷所思的局面,他没有占有生产资料,但是他通过金融,获得资产,甚至拥有私人飞机这样的生活资料,他依旧是无产者。

列宁指出:“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

如果以具有一定相似的社会行为,具有共同价值追求来划分,纵观古今,官员阶级,地主阶级,农民阶级,商人阶级,教师阶级等等。这样的阶级并非不可调和,而是社会的基本结构,阶级之间不应该对立,而是应该寻求价值上的共识。

现在,我们时常谈到的是权贵阶级,谈这个社会是权贵资本主义,听过潜规则作者吴思的一次讲座,其谈到现在根本就不是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故根本就没有资本主义,换成资本权贵主义更合理,甚至提出了资本官家主义,其言语之深刻和犀利,确实让人沉思。

我斗胆延伸一下,现在的中国,如果以列宁的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来看,现在看来是官家阶级占有了另一个阶级,另一个阶级是什么,网络上通俗一点,就是屁民阶级。要说中国的资产阶级,并未占据统治地位,很多资产阶级甚至没有安全感,因为其资本积累的原罪,让他的资产随时可以消失,充公,中国大陆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吴英案资产被廉价拍卖,山西煤老本的资产被充公。

吴思在其对资本官家主义的阐述中提出,“资本官家主义又有不同的演变方向。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壮大,这个集团与官家集团的主次位置有可能颠倒过来。目前,资产阶级作为工商业生产集团的核心,正在动用各种合法或非法的个人手段,影响坐江山的官家,进行资本家的个人革命、局部革命,实现潜变法或潜革命。如果把这种博弈视为暴力集团和生产集团的历史对局,那么,资本家们大规模采用的私下收买策略与官家集团出售权力的内部竞争相结合,由此在各个局部和层面完成的“一个人的革命”,最终将构建出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在我心中还是一个历史之谜。”

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固然还存在,可是,统治我们的阶级是什么,剥削阶级真的已经消失了吗?我们不搞清楚这个问题,还在实践马克思当年是为革命实践而奋笔写下的共产党宣言,还在树立阶级对立,还在搞阶级斗争的乌有之乡,进步社等著名网站。那不是自相残杀吗?

左派,右派固然观点不一,但左派,右派不是阶级,毛主席当年的打右派运动如今历史证明是错误的,也已经给右派平反。左右只是路线之争,而非阶级对立,而当今中国之现状,是客观存在的,剥削阶级是存在的,如果还要以马克思的革命学说来领导革命,那么要阐明的理论估计就换成了,官家阶级和屁民阶级是不可调和的产物了。

可是现在不是谈革命的时候,而且,那样的理论只能用来领导革命,而且也不知官家阶级在革命之后是否就意味着铲除。革命之后建设的蓝图太空洞,太乌托邦,这是众多革命纲领的通病,马克思对社会主义蓝图的构想就是这样,还好毛泽东将其革新,邓小平将其更新,江泽民将其更新,然后更新后的世界早已不是马克思的本意,那我们开设这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义何在?个人认为,就是其唯物论,其辩证法,其历史观值得学习。然而哲学层面的东西,对老百姓之意义,实事求是的看来,影响颇微。共产党宣言第一章所阐述的是那个时代的特殊产物,是革命实践的需要,其现实意义微乎其微。

在我的理解范围内,当今的社会,一个社会的稳定,是各个阶级的平衡与稳定,是各个阶级的相互尊重与理解,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路是畅通的。阶级的作用在于稳定民心,而非煽动民心。一个合理的政治舞台,是各个阶级的利益都能抗衡,都能表达出来,且一切都在台面上。

我们不能忽视阶级的利益,我们也不能忽视阶级的力量,所以我们需要制定趋于臻至的法律,法律并不是马克思所说的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东西,如果总是这么认为,是大大的忽视了法律的作用和如今在世界范围内所取得的成就和进步,这样就犯了历史虚无主义。依靠法律,以个体为对象,维护每一个人的合理利益,必然保证其阶级利益,限制每一个人的力量,必然限制其阶级力量。

我不知道阶级如何划分,我也不知道中国有什么样的阶级,但我明白,阶级不是对立的,阶级只是需要达成理性的共识,就像历史发展的那样,保障各个阶级的利益,如果真的有统治阶级,那就说成是制衡统治阶级的力量,可是真的需要统治阶级这个东西吗?我们需要官员治理国家,但绝非让他们成为统治阶级,他们应该是各个阶级利益的代表,如果权利得不到制衡,那么他们也确实成了统治阶级,而这个统治阶级必然依仗权利进行剥削,这种剥削更加可怕,已经不是单纯的剩余价值。

对于意识形态领域的教育,我一直秉承这样的看法,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绝对真理,当然官方是这么说的,马克思的思想是相对真理,任何捧红一位思想家,竖立一位思想家在道义,在情理上都是行不通的。每个时代,必然有他需要的思想家,思想家的思想是用来继承发扬和创新的,取其糟粕取其精华,就如现在的教科书,已经淡化了诸如社会主义必将取代资本主义的言论,也将资产阶级的局限和罪恶统统放在了过去那个时代,毕竟,时代变了,阶级斗争不是主流,阶级划分也已经模糊。还有,政客成为思想家也是这是国家最可怕的事情。

最后,我希望不要再论阶级了,如果将重点放在阶级,我们必将继续深陷于集体主义的泥潭,而集体主义的苦果我们尝的还不够吗?阶级还是少论,我们应该关注和尊重每一个个体,而非阶级。

(每次写马克思作业都写得很认真,也不抄袭,也不复制,只是我知道老师估计是不看的,马克思可能还是会挂,这老师太无聊了,竟然要我们抄共产党宣言第一章,真心不明白这样的意义何在,就跟大学里的意识形态课一个叼样 ,意义何在,给我们批评吗,可是很多人只会反叛而不会批判,这才是这种事情最可怕的发展局面。算了吧,这是一个荒谬的社会,荒谬的行为无需去理解。)

Posted: 六月 8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红色的月亮

红色的月光在缝隙间流动
我恍惚间抬头
那分明是沾着血的镰刀
锤子已落向大地
砸的凶狠而清脆
恐怕等不及太阳出来了
大地已满是裂痕

                    2012.06.05

 

大家都或多或少都知道有那么一件事。很多不关心政治的新生代也知道这件事。他们也纪念,可是他们纪念的是什么?只是将纪念敏感的东西当作一种反叛?甚至只是当作知道一件秘密的得意?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当年初中的我似乎就是这么觉得的。

现在又很多有想法的人出来调侃那件事,觉得学生不成熟,政治诉求不明确,觉得现在那些在美国的民Yun份子傻逼,不务正业,不懂国情。总之,无论你怎么评价这件事,那群人,最重要的东西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有勇气站出来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实践着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至今没有被平反,政府至今没有反思过,反而开始改革停滞,紧缩自由空间,压制言论。可能,经济是很重要,可是政治的东西,人民有钱了,也会开始追求的。我无意去评判那件事情,只想说,那种姿态和勇气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敬仰,维Yuan的烛光已经坚持燃烧了二十三年,我们能用什么去纪念那时的他们?那就是付出公民的实践和行动,以理性的姿态和手段去推动,去争取我们需要的,而他们不给我们的东西。不要再像当年自己人杀自己人,自己人害自己人,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国人才有未来,否则永远处于互害的轮回之中。

Posted: 六月 5th, 2012
Categories: 诗歌,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生活和其他

四月末,搬进来了一位室友。月初,小平过来玩,昨天送走了他。

其实五月发生了挺多事情的,生活突然的有些变化。我时常跟别人说起,幸福的日子总是来的很突然。

室友做的一手好菜,小平热爱生活,喜欢去买菜,偶尔还会做做糖水。今晚,吃着小平走时做的银耳雪梨,恩,味道还是不错的。

有位大厨在家就是不一样,常常吃到撑着肚子,然后会一起出去散步。常常早晨迷迷糊糊起来,室友已经下好了面。常常我和小平肚子饿的咕咕响,等着室友打完游戏下厨,然后吃完饭发现已经快第二天了,然后我就震惊的困了,然后还很快的睡着了,真的是彻底的实践了吃饱了就睡的猪的作风啊,跟以前那些什么一天的生活就是吃和睡的日子比,更加彪悍了。

洗完积累了一个星期的袜子,洗完锅碗筷子,打扫一下屋子,即便粗犷的过着日子,也是有很多累人的事的。而所谓的自己的生活,正是由这些繁琐小事构成。

这些日子,从来就不知道失眠的滋味是什么,每天看书有些困意,倒头就可以睡着。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小平说要来之前,还以为自己一直不想一个人去的天津有着落了,可以往京城更加深入的逛逛了,而实际上,我只带着小平出去玩了一次,而且还是没有目的的闲逛,从东单走到后海,从后海走到烟袋斜街,从烟袋斜街走进不知道的胡同里瞎走,本来还说要去鸟巢也没有去成。才知道,生活的有些变化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很多的所谓的原因都只是些借口,至于是什么的借口,我也不知道。不是真的是因为一个人而不想出去玩,而是已经习惯了安稳,习惯了屋子里的舒适。

其实,生活这东西,根本就跟波澜,跟惊喜,跟深刻的变化扯不上太大的关系,生活本来就该是平淡的。至于不断的深刻变化,波澜起伏,惊喜不断,那不是生活,只是人生,只是在寻找什么。才明白,我一直追求的有趣,其实不是生活那个范畴。

冲凉的时候,低级的情商又区分出了喜欢和在一起,原来在一起的事情不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就行的。就好象曾经挺喜欢一个人,结果到后面各种事情使我自然而然的觉得那个人也喜欢我,这种事情也太挑战我的情商了,从未有过的凑巧,于是我纠结了,而且我还果断的保持了距离。我也在犹豫着自己是真的喜欢么,这犹豫很是让我纠结,难得遇到个喜欢的人,想一起玩儿,可是我又觉得不应该在一起。我不喜欢说爱,也不觉得这是爱和喜欢的区别,要文艺一点,我是这么理解的,爱的是情,喜欢的是实实在在的。于是很顽强的继续和寂寞做斗争,等着能在一起的人。也好,不在纠结,喜欢就不要强迫自己去犹豫是不是喜欢呢,就算觉得不能在一起,这跟喜欢也没有什么因果联系啊。

Posted: 五月 22nd,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5 Comments.

革命

熬夜补完马克思要写关于让子弹飞观后感(从国家角度)的作业。其实我也没搞明白老师的意图,国家角度是哪种角度呢。放上来献丑。

让子弹飞与革命

听闻马克思要写这个题目,此片政治隐喻这么多,这可如何是好,在十八大快要召开的敏感时期,怎样写才不敏感。知识匮乏,能力有限,就谈谈让子弹飞的革命观吧。

该片的历史背景处于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时期,笼统地说,该地属于无政府的状态,政府的影子还没有照在鹅城。在一个无政府的地方爆发一场革命,推翻的只是地主豪强,也就是现今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难度还是挺小的。

革命最重要的是获得下层百姓的支持,并且能成功发动百姓造反。在政府组织没有健全的时候,这种革命似乎含金量不高,跟去年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相比,有种历史书上历代农民造反夺政的感觉。

毕竟,民国初年,并不是什么都跟过去没有干系的,历史也是延续的,只是增添新的花样继续延续,除非某种花样对历史产生了深刻的变革。

让子弹飞的结局很有意思,跟随张麻子革命的人大家各奔东西,鹅城的未来也没有展示出来,也确实没法展示出来,毫无疑问,鹅城的未来就如鸡国一样,是现实主义的。

张麻子确实是一个顽固而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革命者,历史上这样的人物有很多,如国父孙中山,他也确实成功领导了革命,可是革命之后的世界又只是如此。毛泽东也领导了革命建立新中国。我无法判断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就像是历代发生过的清除异己巩固政权,还是真的只是一个顽固而理想主义的革命家再一次领导的社会革命。总之,革命之后的世界常常并不是像革命前想象的那么美好。革命常常只是成为一种手段,而非目的。

曾经和别人讨论过新秩序是由顶层设计的还是下层自发创造的?而我很悲观的答道,下层对秩序的最大贡献就是遵守了,而对新秩序最大的贡献就是当炮灰吧。而炮灰正是指革命中的炮灰。革命常常演变成为另一个利益集团利用下层建立推翻旧秩序建立新秩序的手段,而电影中的革命则成为了一个理想主义色彩的革命者张麻子的目的,推翻旧秩序,而新秩序是什么,张麻子心里估计也没有底。

革命的主力毫无疑问是草根,是下层,因为一个正常的社会必然是下层的人数最多,而他们所占据的资源却极少。得到下层百姓的支持可以很简单,但是发动下层参与革命却不那么简单,下层可以抱怨秩序,但他们没有推翻秩序的勇气和动力,他们常常安于现状,只要现有的秩序足够稳定,也就是国家没在动乱之中,过的不要太糟糕,只要能满足基本的生存需要,他们没有必要冒着炮灰的危险参与革命,毕竟活着比什么都可贵。

张麻子也是废了很大的劲来发动下层参与革命,最后靠杀掉黄四郎的替身才成功的发动了革命,而黄四郎死后,下层的所谓革命,在我看来,也不算是革命了,更是一种无序状态下民众自然的混乱,因为黄四郎本人就代表了一种秩序,而黄四郎的替身死了,原有的秩序也就终结了,无序状态下的民众必然会混乱,这是毋庸置疑的。与其说民众冲进黄四郎的府里抢夺东西是革命的开始,倒不如说杀掉黄四郎的替身时,革命已经结束,因为革命的目的是推翻旧秩序,而旧秩序已经终结。

以前可能还会对革命抱有热情,因为革命符合了青年们和民粹们对于热血和反抗的精神满足,如同民族主义者一样,热血和反抗外权,他们通常没有想过成功之后要怎么样。而现在我更觉得我们关注的不应该是革命本身,而是新秩序该是什么样。革命不可能成为目的,如果革命成为目的了,我反而觉得是草根的可悲,因为他们不仅当了革命的炮灰,也成了革命之后无序状态下的炮灰。

若革命之后,并没有建立一个理性而合理的新秩序,也只会是诞生了一个新的利益集团,下层依旧是下层,而且下层也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而这种牺牲常常只是换回了短暂的利益满足,反而这种牺牲成就了夺权者的目的。若以党史看来文革也正是夺权者的手段。

没有合理的制度,没有权利的制衡,没有理性的领导者,革命,即便推翻了旧秩序,新秩序就一定美好么。反而旧秩序的平稳改革,理性的改进更加符合社会的发展需要。

当然改革之阻力,改进之难度,也常常是革命的重要原因。

革命之基础,在我看来,并不是下层百姓的力量,反而是旧秩序的混乱,若旧秩序足够稳定,即便再多的不合理,革命也很难发生,也正是现在很多人期望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发生,而六十多年的发展,秩序已经足够稳定,下层根本就不会愿意参与革命。我也幻想过革命,但我现在更幻想上层对秩序的再设计。

当一套秩序有足够强的纠错能力和更新能力,从动态的角度,那么我们正可以说这套秩序是新的而不是旧的,这样革命的理由和目的也就达不到了。这也正可以说明为什么美国不会有革命,欧洲强国不会有革命,他们的纠错和更新能力,让他们的秩序时刻处在动态的更新之中,中国若缺乏这种能力,那么就会给革命可乘之机。至于如何增加这种能力,我看来,无非是增加中产阶级在社会结构中的比例,而比例的提升也会让秩序更加稳定。

当今世界正处于历史上难得的和平稳定时期,革命早已不是主流。

而且革命不该被人们向往。

林达在《带一本书去巴黎》里谈到法国大革命,“革命的残忍是一头怪兽,它有惊人的胃口,它吞下一切,甚至并不打算放过他的催生婆。培育这样一头怪兽,就一定是必要的吗?”

已有改革意向的路易十六被革命者砍头,革命者丹东被更革命的罗伯斯比尔砍头,而罗伯斯比尔在最后被更激进的革命者砍头,革命确实变成非战争时期最恐怖的事情,他不是抵御外敌,而是自己人杀自己人。

当革命的进程启动时,又有谁会知道结局是什么,因为革命推翻了旧有的秩序,而新秩序遥遥无期。

若旧秩序实在无可救药,还是万万不要革命。

Posted: 五月 11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正能量

两年前接触吸引力法则,后来又知道正能量负能量之类的概念,当时很是着迷,似乎人生可以变得更好。靠吸引力法则,不断吸引正能量,让生活呈现上升的趋势,多好啊。也确实,复读那段黑暗的日子,这些东西的出现,犹如黑夜的一盏明灯,似乎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吸引正能量,每天活得积极健康,每天都让自己快乐开心。初次接触的那段时间,日子过的也确实上进,当然也是特殊时期,没法不上进,但那似一种光明之下的上进而非黑暗中的摸爬。

相信吸引力法则,不断的相信,然后实现,自动过滤掉那些不符合吸引力法则的事情,确实是个良性循环,倡导正能量,吸引正能量,在循环中不断的自我上升,难道人生路上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

可是,后来了解多了,发现这些不过是现代白领们的灵修课程,那些迷茫空虚的灵魂需要一些东西让自己充实,至少也要让自己表面显的积极向上。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什么正能量负能量,将生活变得简单化,倡导正能量,排斥负能量。而我最讨厌的概念莫过于此,善恶是价值观,可以分明,但是生活的一切怎么就只能变成正能量负能量呢?就好象把人分成五毛美狗之类的概念,让人觉得恶心,复杂的东西被简单化之后,除了凸显自己的无知,别无他样。因为无力去辩论,脑中并没有太多的知识去解决那些复杂的问题,于是常常出现这样的辩论,如以后必将是电子书取代纸质书,总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观念早已深入民心。为何不能共存,上面天天宣传的和谐是不是被我们的逆反心理自然排斥了,中国文化最博大精深的东西,平衡和谐早就被人抛弃了。能量不能有正负,倒是可以有数量,想起徐冰谈911的感悟。虽然讨厌负能量这个概念,但还是拿来用一下,生活中更应该是正能量和负能量的平衡,自然的平衡,而不是一味的正能量。正负也不是说可以抵消,也不是简单认为理想生活是的正能量大于负能量,这些东西不是数学题,不是加加减减就成的。我也说不清这道理,还是不说了。

总之我只相信一个道理,要让生活有乐趣。追求愉悦本身就是人的一种本能。就如原始的时候性可以带来最本能的愉悦。过多的强调什么正能量,吸引力法则,那样的生活,让我觉得假。那样的人,就算积极向上,就算天天快乐,还是觉得不真实。人生路上冒出这么好的方法是不是太不真实了。

积极向上,重要的是目标,快乐,重要的是心态。

这些东西不能等同于正能量。我也并不是强调生活要很复杂,我指的是组成生活的方方面面,不是简简单单用正能量负能量就了事的。

那些天天过着灵修,身修之类的生活,诸如抽烟有害健康,各种东西致癌,垃圾食品少吃,甚至什么隔夜水不能喝之类的谣言,每天要如何如何,将自己的生活放置于这些条条框框,真是让人觉得蛋疼,今天看TED的一个视频,更是有个蛋疼的组织倡导行人步行要带安全帽,有助于减少危害的发生。命再长,有什么意思呢,灵魂修养的再好,遇到个倒地的老奶奶还是不敢扶,我们修养的不是灵魂,不是身体,而是不断的修养我们的智商(不敢用智慧二字了,这正是他们倡导的,用恶俗的智商这个概念好了),修养我们的道德。就算那些条条框框,健康生活守则不出现,咽喉发炎时我们也不敢再抽烟了,身体某方面有疾病,再吃某些东西会让自己痛苦,我们也不吃了,更简单的是,火气厉害也不怎么敢再吃油炸食品了,总之又回归到了本能的对愉悦的追求上来。

并不是反对什么灵魂修养,过健康生活,而是在强调我们不要先跳入别人设定的框之中,而是靠自己的智商自己对身体的感知,自己来权衡是否需要那些东西,这样就行了,多简单的事啊。就好像我不喜欢骑自行车戴骑行帽,而众多骑友都强调要带帽子,我自己权衡一下,觉得戴帽子一是傻逼,二除非骑崎岖山路否则作用不大,天要亡我我也没办法,而骑自行车千万不要戴封闭的耳机,我觉得这样做很好,可以减少危险的发生,于是常常只戴半只耳朵。

总之,指导自己生活的是自己,而不是什么吸引力法则,正能量之类的东西。就算我过的萎靡不振,痛苦伤心,空虚黯淡,我他妈的也不要让正能量来拯救我。至于上次豆瓣上看到的什么爱一个能给你正能量的人,放狗屁,爱一个能改变现状的人就行了,当然恋爱也必将改变现状,所以爱就对了。至于暗恋就算了。

我总是觉得正能量爆棚的人,生活太假了。就算生活无趣,也不能生活太假了,那过的是谁的生活啊,是正能量的吗?

Posted: 四月 17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无辜的杯子

昨天跟葱聊天,扯到了我新买的一个杯子。无比难用,形状是酒桶状的,没法向另一个杯子倒水,把柄近似一个圆,喝茶的时候相当不好握。

我说祝这个杯子哪天自己摔了吧。葱说我怎么能这样诅咒一个无辜的杯子。

这是个无辜的杯子吗?确实,因为傻逼的设计师的缘故,造出了一堆这样恶心难用的杯子,杯子没有错,这杯子是无辜的。

可是,他害得我向另一个杯子倒牛奶或咖啡时没法倒,他让我喝茶的时候握得相当不舒服,我却什么也不能说,因为他是无辜的。

我甚至也不能祝他哪天自己摔了,这样我一点爱心也没有。

想着想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无辜的小狗小猫的眼神,是啊,那无辜的眼神真叫人心疼,让你没法对小狗打烂的东西生气,让你没法对小猫扯的满地的纸巾生气。要是这杯子有表情,那表情该有多无辜啊。

杯子是无辜的,所以我只能咒骂那该死的设计师,然后任由杯子每天折磨我的使用感受。

唉,要是杯子也有法人格,规定个十四个月以上的杯子将负担刑事责任,直接拿去判刑,判他个无期徒刑,像我这个杯子这么最大恶极的,怎么也应该判个死刑。

脑子又闪过了那些没爹没娘出来当小偷的孩子,那些家庭环境恶劣出来犯事的孩子,他们都是无辜的啊,他偷了你东西,他抢了你钱,他是无辜的,你只能咒骂这个社会不公啊,家庭缺位啊,政府没尽职啊。

杯子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啊。唉!是我太有爱心了么,还是,我没钱换一个杯子……

Posted: 四月 5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小耐心大耐心

不管是学习,感情,骑车,还是其他,都只想快点达成目标,然后订下目标几天看下一本书,一个星期背上很多单词。想快点知道结局,然后现在无比后悔当初的行为。想快点到达终点,以至于经常计划着骑上一宿骑到终点,早就忘记了路遥知马力是怎么回事,早就失去了应有的耐心。

想放慢脚步,制定长久的计划,可是又根本坚持不了几天,有的只是突然的热情,突然的发愤,拖延下去,再逼迫式的前进。有谁还真的可以做到一天背十个单词,坚持上一年呢,大家都只想着十天内背下四级背下GRE背下TOEFL。

我们习惯了各种速成,从咖啡到英语,从茶包到爱情,只要是速成的,高效的,我们都喜欢。

很多人理解的耐心很简单,以至于觉得自己耐心十足了。我自己也觉得够有耐心了,等上一个小时的公车也不会气馁,生活上总是慢悠悠的,耐心的等着,很少着急过。可是那些耐心,只是个人的脾气和心态,无非只是脾气好,心态好罢了。

不是有耐心花一个小时等公交车就够了,不是有耐心花数个小时制作个东西就够了,就像自己这门专业,我可有十年的耐心沉下心去学习,而不是总想着眼前的司考考研,几天要看完一本书。就像自己喜欢的人,我可有十年的耐心去培养去发展去等待去想念。

可能我们都有小耐心,却没有大耐心。

Posted: 二月 29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蜀乱

最近蜀地大事不断。

达Lai势力不断挑起冲突,又像法Lun功那样玩自焚来抗议,僧侣自焚不断。我从来都弄不明白,政教合一的力量怎么会那么大,达Lai喇嘛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大?如今乱的地方不再是西藏自治区的腹地,而是四川的藏族地区,开始越来越接近青藏高原的边缘。达Lai喇嘛难道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吗?要发起最后的决战。我对西藏问题如何解决丝毫没有想法,当前集权体制下也不可能解决,因为不可能真正民族自治。靠近汉族的地区的会被慢慢汉化,而像拉萨那样的地方,钱也让汉人给赚走了。暑假去过一趟川藏,按理来说,四川地区的藏民在生活水平上应该富裕过西藏地区的,因为四川政府投入很大,沿途的藏族民居都是新修的,且四川政府也在大力开发那边的旅游业。接触过一些藏族人,生活也过的不错,唯一遗憾的就是文化生活的缺失,以至于他们的业余生活常常是赌博。那位藏族朋友说的好,大部分是好人,但还是会有一些坏人。而我现在在想的就是,制造骚乱的,是他所说的好人还是坏人?

骑摩托在稻城到理塘的路上,路上擦肩而过的好几个藏民竟然会对我微笑,那笑容如此美好,以至于我一路上的心情都是极度愉快的。所以,我很难想象,他们聚集起来闹事的模样是什么样?翻墙看了他们很多人被橡皮子弹打出的伤口的照片,我又在想,为何政府的容忍度会这么低,是稳定思维在作怪吗?还是确实忍无可忍,那些藏民太残暴?国内的报道,墙外的报道,让这种事情变成罗生门,我只有希望双方都能克制,暴力是最不可取的。宗教应该让人心境平和,而非狂躁凶残。僧侣自焚,更是违背教义。不要说那样是高尚那样是无可奈何那样是迫不得已那样是为了自由和真理,在政治上,只能将其称之为极端,而不是理想主义。

中国的政治比八卦还要精彩,这是国人唯一能热切关注政治的时候。王立军跑进了美帝使馆,推特上传播着特警包围美帝使馆图片,我以为自己对“西方敌对势力”有着高度的警惕性,并没有完全相信博Xun上的传闻,结果第二天官方新闻出来个休假式治疗,我不得不惊叹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薄督我是很反感,更让我反感的是高层的暗地里的斗争。一直觉得在中国关注这些政治很无趣很浪费时间,太子Dang,上海Bang,tuan派这些东西无非只是一种娱乐化的谈资。一个国家的政治变成这样,太让人懊恼了。是因为民众很难参与进政治生活中来,根本没法对政治产生积极性,还是大家无非还在为那些个人利益的得失而计较着,只要还能挣到钱,就不会对政治产生积极性,唯一的积极性就是政治八卦。你丝毫无法决定高层的领导,那种丝毫叫做你对高层的影响为零,你根本不知道他有何政治观点,他的政治主张,他的政治蓝图,而这些只能靠“国外反动势力”来猜测,来揣度。就算政治这东西再黑暗,就算真的有大把大把的黑金政治,但是我们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不仅仅选择的余地,我们连了解的余地也没有。

我们对胡的了解是什么,温和;我们对温的了解是什么,亲民;我们对朱的了解无非是清廉,一生正气。这些是什么,仅仅是一种评价,如果你认为诸如关注三农问题,倡导八荣八耻之类就是他们的政治主张,政治观点,我也无话可说,再者如果高层全去关注农村问题了,代表城市利益的政治人物又是谁,我们是否知道。难道一个国家的利益会如此一致?利益抗衡的东西,摆在台面上来,而非要到台下说。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利益,且那些利益不可告人。一个国家的利益会如此一致,只可能“他们”的利益如此一致,而不是国家,国家的利益从来就不能一致,即便是战争时刻,投降和抗战也是两种利益选择,我觉得损害国家利益就是一个伪命题,当然美国也这么提,并不是中国,但美国人民对此的警惕性比中国人民高不知道多少。以国家利益可以干好多事情,收走农民世代耕作的土地,收走资本家辛苦打拼下的资产,关押某个政治fan,开展言论shen核,开展三峡百万移民,诸如此类事情统统可以挂靠在国家利益上。

即便是政治上的理想主义者,也不否定各种利益的存在。好久前就跟别人说过,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有一个台面,可以把事情摆上来说清楚,甚至争论清楚,而不是总在桌子底下解决,桌子底下的事情那是黑社会的事。当然事情很难说清楚或争论清楚,但至少利益抗衡的过程变得清晰透明,让我们知道谁代表了我的想法。

Posted: 二月 12th, 2012
Categories: 随笔肆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