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for the ‘随笔贰’ Category

好一朵美丽的

也有段时间没翻墙看新闻,就上上腾讯微博,CB,FT,网易,在微博上隐约发觉气氛不对,翻墙上推,已经都在热闹的议论刚刚发生的茉莉花集会。

这次集会有人说是闹剧,有人说没想到豆瓣的小清新占了大多数,年轻人很多,有人说是警察和国宝完成了集会,集会的规模小的可怜,毕竟没有多少人知道,以致出现围观人数>国宝警察>记者>参与人数的比例,当然是乱说的…

政府的在某些方面毫无作为(因为不损害他的利益,甚至有益于他的利益需求),但这方面却有相当大的作为(因为会损害他的利益),N多异议人士提前被带去喝茶,“茉莉花”“明天”“今天”瞬间成了敏感词,新浪微博删掉搜索功能,飞信群发功能关闭,大批国宝驻扎在集会地点,带走集会的相关人士,有多人被判颠覆罪刑事拘留,杀鸡儆猴…不过是个匿名的集结贴,不过是个小小的政治幽默,看来政府还是很怕这个东西的,想想之前的抗日游行待遇真是不一样。

看到穆巴拉克下台,足够激动人心的,有人说到,最激动的是埃及人民和中国人民…想到国内肯定会有相关的行动,如果通胀继续下去,肯定相关行动更加凶猛,没想到来的这么早,其实如果我提前知道消息,我会不会去参与呢?去深圳的市民中心…基本上不会有围观人群,去了就是死命一条,该市民中心广场自古以来廖无人烟(除了年年搞个要深大降分的闹剧),哥不做出头鸟,但必要时刻绝对出来。下个星期天继续有集会,不过我要回学校了,想围观都不行了。

其实我的想法就是弄星期天集会运动,一堆人聚在一起和平的表达一致的意愿,每个星期天都去,不必弄的太过激烈,要酝酿时机。与耗费资金跟军费一样的维稳体系做战斗,绝对是长期的,艰苦的。这和北非中东那边的革命的共同性,我觉得这是一场深深的烙着互联网标签的革命,互联网让不可能变成可能,让蝴蝶的翅膀也能掀起巨大波澜,前途叵测,没有人能预料到前面的路是什么。

至于很多人会问干嘛要弄这些“傻逼”事,目前的生活多安定,多美好,要去打乱他干嘛。我始终坚信一个思想不自由的政权是没前途的(可惜汉开始就没自由了,然后朝代更替,都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某党也没发现吗?),首先就应该改变当前的互联网的政策,而不是涛哥的“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信息网络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接着慢慢来,开放报禁,放宽言论管制,六十多年来的宣传格局应该改变了。就算中国的政体能有中国特色,但一切党政机关应该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领导人应该由人民选出,这就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是爷,他们是孙子,而不是颠倒过来。还有接受高等教育却必须要上思修毛概,强迫接受政治洗脑教育却教一些自相矛盾,难圆其说的东西有什么意思。政治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你不改革,民众就会革你命。

网友说的好,让子弹飞告诉我们,中国人民只有在谁胜谁负揭晓前才会出来。那些前天能走出来走上街头的民众的勇气值得敬佩,多点人上街吧,不要只想到自己,想想后代,历史会记住我们的,也会记住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如果能有一点点的历史责任感,我想也不至于这么狂妄吧。

党快九十大寿了,期待党的生日那天全国人民能送他一份大礼好让他上路,虽然知道很难,但至少也不能让他活到百岁吧…

2月20只是个开始,是该重重的向这看似稳定进步而实则荒谬无比的制度锤上一锤子了。

虚假的繁荣稳定我不要,我要一个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中国!

Posted: 二月 23rd, 2011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国家形象

最近投放在纽约时报广场的国家形象片在国内引起骚动,最近还爆出王传福长错了脸,真是有趣。

前阵子看了安东尼奥尼拍的《中国》纪录片,听说是周总理请来拍的中国形象片,两个不同年代的形象片,似乎最近搞的形象片是对前部的回应,都是在拍人,每个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表情,只不过前任拍的是平民,现在拍的是精英。

安东尼奥尼的纪录片很喜欢拍每个人物的表情,我很喜欢看里面拍的小孩子,每当拍到他们在唱红歌跳那个忠字舞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样的洗脑太成功了,控制思想,个人崇拜一定得从小抓起。小孩的表情总是天真无邪,而大人的表情要么好奇,要么麻木,要么害怕,有时候我甚至感觉到要么像汤师爷一样,在那里装糊涂。这部片子里的国人显得异常的温柔,也异常的有秩序,也有很多波将金村,很明显是装出来的,比如那个市场,那些茶馆之类的。国人真他妈的喜欢虚假,喜欢装糊涂,喜欢自己骗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回到家,就天天跟车到机场送货,去一些地方取件,几个月不见,关外变化果然是大,路都升级了,很多路都扩宽了,铺了沥青,修的相当的不错,经过福永、松岗,光明,布吉,坂田之类的地方,农民房的格局已经无法更改,倒是发现深圳学到了广州办亚运的精髓,墙面翻新,可惜精髓学的不到家,有的配色太糟糕了,突兀,恶心。这次翻新密度看来很大,很多路两盘的农民房墙面都已经翻新好了,尤其是机场附近。波将金村在深圳大面积冒出,其实以前觉得农民房太影响市容了,后来经过龙大高速看到远处的庞大的一堆农民房,参差不齐,错落有致,也别有一番风味,让我想起了巴西里约热内卢那依山而修的密集的房子,而且颜色也比较和谐,都是淡淡的色,还计划着着过几天去那里拍一拍。

其实办大运是好事,谁叫国人有种犯贱的心态,形象是展示给外国人看的,所以没外国人来看,他妈的就不用形象了,就好象找不到男人的女人容易变成女流氓一样。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碰到外国友人才舍得吃,舍的穿。《中国》里的市场,商品琳琅满目,一看就知道宰杀了全年的猪肉量了,讲这么多,就是国人贼他妈爱面子,没有机会展示面子,他妈的就不用爱了,不搞大运会,地铁那么多年都不见动工修建,路破破烂烂没人管,关外从不管一管,弄出关内是欧洲关外是非洲的美谈,真不知道形象这个东西,真的只是用来展示给别人看的?自己人看就不需要形象?你搞基建就搞基建,搞基建是好事,这是实用工程,可是拿那么多钱刷墙干嘛?

国家形象是得搞好,可这个不只是给外国友人看的嘛。
搞那么多名人上形象片,弄得跟奥迪广告一样豪华;弄那么多波将金村,搞得不三不四。
没外国友人的参观,我们也应该过的好一点,别作践自己嘛!

Posted: 一月 25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神经滞后

其实真不想在这里写些什么傻逼内心世界,建这个站的初衷是为了写一点有想法很激烈的文字。不再在网上写,所以最近开始学着记日记,其实也只是想培养一个习惯,并借助这个习惯创造新的习惯。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彻底打垮了,被所谓的失败打垮,这几天落枕,加之突然并不算剧烈的运动,关节疼痛,就像一个老头,辗转反侧难以找个合适的姿势,老了如果身体变成这样,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葱头说,潇潇洒洒玩半年,一夜回到高考前,每次找她聊天,她都在积极的复习,不鸟我,第一次见这麽勤奋学习。我也快考试了,断断续续看了会书,好多内容还没看过,没摸过,真的是没那个心情复习,挂科就让他挂吧,或许想挂科都很难,高考都挂了,挂那些小科目我还是承受的起,挂上个十几个才能有刻骨铭心的改变吧,我一直在等着什么机会让我有刻骨铭心的改变,不如自己创造机会。

晚上“被迫”跟父母视频,其实很不想视频的,打打电话就好了,盯着个屏幕,要装出笑脸,偶尔一露馅,一个麻木,空虚,毫无表情的行尸走肉就出现了。本来一个多么健康乐观的孩子,被高考搞了两年,就彻底脑残瘫痪了,神经质什么都来了,我他妈的后悔死我当年的决定了,去启德咨询的时候他妈的装什么逼要热爱祖国,想体验祖国的大学文化,现在深深的感受到了,尤其是在看国外的公开课的时候,那种模式的对比,我更是深深的感受了,当然也可能是这鸟地方太糟糕了。又想到他妈的在高山都撑了半年了,最后半年还是撑不下去滚回深圳自习,也是,本来就不是考试的料,学习的料。

小学一年级最单纯,所以很牛逼,可以考年级前五,从此思想开始走下坡路,不再单纯,到高中达到新的高度,最后连个二本都搞不定。这就是中国的教育,因为思想没那么单纯了,开始独立了,没那么好骗了,我自以为靠上课睡觉看书翻杂志发呆之类的活儿,加上考前自习应付考试可以躲过体制的重度残害,结果最后为那个该死的高考拼命的接受残害,最终也被残害,可是残害后的物质补偿是那么差,可能是我被残害的还不够深,还是过于顽固。

上到大学了,自由很多,以为要大展身手了,学点自己想学的东西了,脑子却被高考弄残了,身心疲惫,看到图书馆都怕,因为曾经有一个月每天从开馆坐到闭馆在那复习,以至于把图书馆的主要用途都搞糊涂了,我当年在那复习的时候,偶尔也会去看几本书轻松一下,现在这个图书馆,除了领到借书证去借了三本书,只勉强看了两本后,再也没去借过书,更不要说坐在那里看图书馆里的书了。

命运怎么这麽悲催,这都不算什么,微博真他妈是个好东西,一个更让人伤心的事实,什么叫做梦醒时分,那歌真好听,人可以说是彻底被散架了,无所思,无所念,无所求,无所依,整一个隐居在宿舍的神经滞后的老头,连QQ都得是隐身的。

都半年多了,好像还没从阴影中走出来,难道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个阴影可真是够大的,是我内心太小了吧。

Posted: 一月 12th, 2011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被记忆丢掉的东西

1 都凌晨了,我却还是没有睡。因为两件事情感慨起来,看重庆森林,发觉王菲的那个模样和在深圳复读时班里的一个人很像,但不知是哪里像了,和她也算是交流过的,也很欣赏她,少有的气质型美女吧。可是我完全想不起她的名字,我还发现我记不起其他很多人的名字,只记得一些外号,这真是可怕,才几个月而已,我慌张的按下了暂停,找到了移动硬盘,找出了那时的成绩表,才找回了一点记忆,求得了心理的安慰。我都把他们的名字忘了,那我当初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和他们玩呢?

发现在豆瓣已经记录下了读过四十多本书,还有很多没记录下的,没记录的书名可能早就忘了,我看着一些书名却觉得陌生,书不够精彩吧,怎么要我那么用力去回忆才挤出一点东西来,可是我当初是花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去读完的,如今却连个影都没了。那我当初干嘛要浪费时间看呢?

会被记忆丢掉的东西,为什么当初还要花时间花精力去得到他。

可能当初看完那本书的一瞬间,有种陶醉感,成就感之类的美妙感觉,然而感觉只是短暂的,短暂的真的就像流星。可能就是这样,我们在追寻着一些感觉,温暖的,刺激的,浪漫的等等。然而感觉是不会存入记忆的,我们得到了感觉,却记不住当初的那种感觉。

   

2 如果乏味的今天会被将来忘记掉,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精力去度过。要么睡觉,要么做些什么让今天能在将来留下。可是现实让我们只能在乏味中等待惊喜,等待刻骨铭心,等待记忆的刻入。人之所以活着,是那些记忆。曾写道,如果记忆的容量只有五秒,活着也就只有五秒。我们活着的依据就是记忆。忘掉的那是什么?过程,无趣,乏味,重复。其实人活着已经够幸福了,记忆留下的都是些精挑细选的东西。

Posted: 十二月 9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硬币去哪了

每层楼有洗衣机,想洗衣服,要投币,可是手头却没硬币…

这狗日的地方居然不流通硬币,我绝望了,从家里带过来的硬币早就被我用光,但不是用在洗衣机上,我真是傻。

我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是特例还是什么,我觉得是特例,我从家里过来这边的时候去买东西还找回了一把的硬币。如果不是特例,我只能根据最近的物价飞涨来判断,难道是通货膨胀太厉害了?

纸钞印太多了吧,硬币印那么多划不来。前阵子看到一张一块钱的编码,字母都跑到第三位去了,我很吃惊。今天看到新闻,央行出来澄清最近的一百块字母跑第三位去了的事,那些钞票不是假钞是真货,是编号的调整。字母前进一位,印了多少钞票啊。

通货膨胀,硬货才是硬道理…

Posted: 十二月 7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忠于党

  自以为脑子没有被洗的像其他人那样,其实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或许正如某人所说的中国的孩子只有把脑子的东西都倒出来,才算是真正的脱变。

  曾经别人问我申不申请入党时,我自认为回答的很巧妙,因为不能保证对共产党忠诚,所以我不申请入党,毕竟入了党就应该忠于党。我总是觉得这个逻辑是正确的,似乎这样回答还显示出我入党并不是为了谋私利,而是怀着正义与理想。

  当逐渐明白现代的政党制度,发觉自己是多么幼稚,加入某个党派只是因为该党的政治理念与自身的相符合,加入这个行为也是自由的,当自身理念转变,也完全可以自由的退出政党。所以当你觉得你信仰共产主义,你喜欢中央集权喜欢社会主义都欢迎加入共产党,就是个理念的问题,你觉得自身理念和他的有冲突还想着加入,只能说是为了谋私利了。

  因为从小接受的思想,入党就像入寨入帮派一样,一定要忠诚,也潜移默化的认为加入了党就应该忠诚,而忠诚势必会在某些时刻维护党的利益,而顺坏人民的利益,当然某党也可以厚着脸皮的来三个代表,把党的利益美化为人民的利益,实际上任何政党都有自身的利益,不可能超越于这些东西而存在。

  也不想多说什么,总之我们应该忠于国家,忠于人民,而不是忠于自己的政党,政党不过是个洗脚盆,大家都去洗一把,浑浊肮脏是所有政党的本性。

Posted: 十二月 5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狗日的晨跑

  当决定要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一个毫无集体荣誉感的孩子了,而且还是个为自己“错误行为”辩解的厚脸皮。

  这个星期,终于迷途知返,半路开窍,悔过自新,下定决心不再每天早上起来跑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厚的脸皮。

  狗日的学校定的狗日的规定,还狗日的“严格执行”,每天还要点人头,跑步时体委还时不时的的在你耳边喊着跑整齐,保持间距。

  班长大人过来寻了我几次,最后一次我先表明我脸皮很厚,讲了些挫伤了班长大人工作积极性的话,班长大人搬出了很多班长大人惯用的杀手锏,我干脆去辞职了,这样有什么好当的,谁爱当谁当,我细心教导,人生路上是有很多挫折的,要克服,要战胜。现在我他妈就是一个钉子户,办法你自己想。我还想着用功利主义的角度去领会班长的意思,我问他一大早去跑有啥好处啊,跑的好能怎样。我说我都放弃量化了(平时个人表现的分数),你扣就扣呗,我让你扣,扣到零分为止,毕竟我又不拿奖学金,我又不申请入党,我什么都不干,那些分数都是浮云,导员来教育我,留给导员差的印象也都是浮云,还是王同学说的好,导员哪有空找你教育你呀。

  最操蛋的是,班长大人说扣分的程序很复杂,要我自个儿去跟导员说,我直接说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不可能自个儿去找导员的,只可能导员自个儿来找我。反正意思就是无论如何我都得过去跑步,我想扣分都不行了,总之就是,你一定得去跑,或者能寻一个人在查人数的时候帮我凑人头,我擦,我人不生地不熟,班里的人就认识自个宿舍的,何况还要找其他班的,这样的话我是一定得去跑步了,然而我决定我不再去跑步了,这个矛盾冲突是相当的大,怎么办呢?

  昨晚某位讲话气势洪亮的伟人在群里发了一条截图,叫他们班的人自己反思反思,我震惊了,我恍然大悟,原来咱班每周的晨跑是系里的第一,原来天天在你耳边喊跑整齐,就是在拿第一,我心虚了,我这样缺勤,岂不是无视班级的集体荣誉,可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对于晨跑,我只承认两个作用,培养个人的意志力,确实是这样,每天六点多起床,在寒风中跑步,坚持一年,这他妈绝对是在考验我的意志力,我决定放弃了不考验了,人总是有缺陷的。还有锻炼身体,如果平时不参加其他体育活动,基本上没有什么锻炼的机会,可是我还有其他机会锻炼。我最讨厌的就是把晨跑和集体荣誉挂钩,让我更加厌恶晨跑,感觉来跑步是为了集体荣誉而不是个人,挂钩挂钩,挂你妈,我都来跑步了,还要一大早在我耳边喊啊喊,就为了跑整齐拿第一,那荣誉在我看来真他妈是浮云,他完全不能安抚我每天被迫从睡梦中醒来的受伤的心灵。他妈的我都大学了,不是大班了,发一朵小红花来安抚我,我日。

  毫不犹豫的就联想到了政绩,想到了钉子户的苦恼,别人都搬了,就你一个人不搬,无视集体利益呀,严重影响领导的政绩呀。对此,一个决心要当钉子户的孩子,要维护自己睡觉的权利的孩子,只能对着政绩说,草你妈的政绩!

  哥决心当一个钉子户,这是需要厚脸皮的,毕竟不同的思考角度不同的”常识“你还真不能解释出什么,你说什么别人不会懂,别人说什么你也不能接受,我只能微笑着听别人说完再说一声“哥脸皮厚”,也意味着将与某些人关系不太融洽,毕竟难道人人都是我大爷我要孝敬着呀。

  集体与个人,总是让我想到中国和美国,谁他妈叫你生在中国,你就得背着个集体的大锅。

  这是篇檄文呀,让我犹豫不决的心,终于拿出勇气彻底与这个大家都接受的世界划开了裂缝。

  没办法,哥脸皮厚,哥受得了寂寞。

补充:本文无意伤害任何一个人,除了讽刺了一个有趣的无关要紧的人之外,毕竟我写的从来都很直接,不想掩饰什么,我只是讨厌这个规章制度,你们也有难言的苦。我觉得如果有人看了还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想让跑步影响我的睡眠,我愿意承担个人责任,你扣分就扣呗,偏偏这跑步是跟集体挂钩,让个人被迫屈服于集体,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集体荣誉。还有我承认集体荣誉集体利益的存在,但是这种捆绑式的完全压制个人的集体荣誉我是不承认的。谢谢,我在想我要不要把这文给班长大人看看,算了吧,不管什么斗争,一般都会妥协,“而不是你死我活”,呃,国内的斗争比较特别……至于怎么妥协,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在中国,钉子户再怎么钉子,都摆脱不了被拆的命运,谁叫这是一个政绩为王,集体为大,个人是个屁的年代呢。

Posted: 十一月 27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零下一度

叶子

叶子落了一地
明日的风却还未到来

零下一度

  今天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天气预报,开始没发现些什么,一度到十二度,还好,正常。再一次看到时,发现一度前面有个小小的负号,原来是零下一度了。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多少年了,从老家去深圳后,还没感受过零度以下的温度。今天风很大,大的体育课都取消不上了,当老师直接说你们回宿舍吧,着实让人震惊了一把,这就是大学。看着扫成一堆的叶子又在空中起漩,还有那在树上的叶子刮得哗哗的响,有些叶子确实比较坚强,就是不肯掉下来,其实飘在空中也很美。

素食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尝试一下素食,估计受那杂志的影响吧,还有想知道素食会不会减少暴力因素。对非暴力思想的影响,对那些素食的名人的影响,想研究下素食能不能让生活规律起来,能不能让生活健康起来,当然不是全素食,也不是完全的蛋奶素,就像今天吃了个包子,一口咬下去,那肉都剁碎了,数量极少的和一大堆菜混在一起,总不能不要那些馅吧。只是一个尝试,肉这种东西诱惑还是很大的,主要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没怎么吃肉了,干脆就尝试着素食,也不敢称做素食,姑且算作伪素食。理由那么多,似乎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其实主要还是想着,也是促使我尝试素食的最重要的理由,同样是生命,尤其是工业化的今天,养殖场的机械化作业,总觉得凭什么那些生命一生下来就得被人养的白白胖胖,等着宰杀掉,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甚至没有好好的奔跑过。总觉得不应该这样,人人平等这一现代宪法的基本原则,迟早或者已经扩展到非人类社会了吧,生命平等。其实自己也很矛盾,信奉丛林法则,按照自己的素食标准,似乎只是不愿吃工业化时代的肉制品而已,而家养,野生的却在理由之外。当然这也是素食的目的所在,不再信奉丛林法则,非暴力。当然素食的好处很多,我也就不再一一介绍,有兴趣自行查找。

  崔健在一首歌中唱到,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感慨着别人怎么变化的那么快,自己变化的那么慢。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变化的都如此之快,小文说,都想变得越来越好啊。看来我太没上进心了,根本不想变,人就是多重人格,明明在政治上,在文化上都是提倡变的,而不是保守,有时还显得激进,可是对待自己,却希望自己不曾改变。是不是该变了,变,变成什么呢?

节日

  不怎么主动,不怎么会拒绝,不懂得处理感情问题,请避而远之。

Posted: 十一月 11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路的尽头

  每天从宿舍去上课,要经过一条马路。有一天,站在马路的中间,不经意向左看去,惊讶的发现笔直的马路的尽头竟然是一座高耸的排放着滚滚浓烟的烟囱。这也太扫兴了,让人对这条路的尽头的所有想象都消失殆尽。

  这条路的尽头是烟囱,不经意就想到自己现在所在走的路。放眼望去,我看到的也是一座烟囱在路的尽头。

  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一个曾经信誓旦旦要立志在传媒领域有一番作为的人,在现实下,却走上了别的路,走上了一条自己曾经鄙夷的路,一条充满严肃气息的路。
  
  这条路会带给自己什么,一无所知。有人说,谁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或许会远离这个专业。一无所知并没有让这条路产生空旷感与无尽感,反而是一种狭长,障碍重重。因为自己的先前认识在一无所知中变成一座座烟囱,不断的排放出滚滚浓烟。

  写下这么多,并不是想说自己多么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很喜欢法学,喜欢政治,喜欢对司法制度的研究,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从此走上这条路,因为这条路的尽头,我只看见一座烟囱。

  不是说我有多黑暗多悲观,也不是说对中国的未来不够自信,而是这个专业带给人的感觉,给予人的深刻塑造与转变。

Posted: 十月 20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很郁闷的感觉

  今天算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可是并没有什么好的感觉,甚至有些郁闷。
  
  早上六点就被迫起床,寒风中在图书馆门口集合,准备跑步,结果去到那等了很久才知道取消了。
  
  早上英语课,老师感觉还好,不至于太糟糕。
  
  下午语文课,跟高中毫无区别,甚至讲的比高中的老师还要糟糕,这样的大学语文老师,真的是很让人失望。
  
  晚上宪法学,是最让我郁闷的。好端端给我碰上了一个五毛,一个典型的左派份子。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课怎么办。看着她拍共产党的马屁,真的是让人顿感不爽,不是不能说党的好,但是也不要拍的这麽响啊。特别是一个学法学的人,还是多年的教师,怎么也应该看到些事实,看到些问题吧。课间休息的时候,不知道什么魔力把她吸引过来了,估计是我认真做的笔记吧…其实我很想装作疑惑的样子直接问她,在中国,是宪法大还是党大?但是我还是很装逼的问到,中国现在是不是一个宪政国家,她说不能说完全是,但有一点。我也知趣的没说什么,结果一上课她就大肆不点名的表扬我,让我受宠若惊,说班里还有知道宪政的同学,看来同学们的水平都很高…
  
  这不算什么,歪打误撞,她的PPT里出现了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戈尔的语录,她居然神奇的扯出了刘晓bo,让我惊喜了一番,她问大家知不知道是谁得了,我挺伤心的,因为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除了我们宿舍的人我跟他们宣传过吧,终于明白中宣部的能耐。最让人郁闷的是她对该事件的评价,比新华社还新华社,说这是美国明摆着欺负我们中国,颁给一个在狱中的人,还说刘在89的时候怎么活跃,要达赖喇嘛当主席算了,我也不知道她这话的依据从何而来,但是她这样的评价让我不爽,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过零八XianZhang,一个愿意铁窗十一年的人,他为什么愿意过铁窗过被人监视的生活,他可以选择过普通人的生活,过铁窗生活对他有很大的好处?过铁窗生活的他是在谋私利?十一年,如果我被关上十一年出来我都三十几了都而立,更何况他。他为什么要被送进监狱,一份宪章就能颠覆国家政权?那只能说这个国家的政权太容易被颠覆了,或者说那份宪章直中了该政权的要害。老师为什么不说说这些呢,为什么不说说因言获罪应不应该呢,为什么不说说宪法的第三十五条?为什么只说这是在欺负中国,这样的老师我不喜欢,不喜欢又能怎么样,突然才明白小朱的那番话,大学真的是靠自学的。
  
  上课的第一天,真的是很郁闷的感觉。学生老师都这个样,于是又开始幻想着好点的地方会不会有明显的提高,四年努力学好英语…还是争取出去。

Posted: 十月 11th, 2010
Categories: 随笔贰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