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

读书的时候,总是不太清醒,觉得再长大点,脑子会清醒一些。
于是让脑子清晰这件事就拖延的交给了时间。
可是如今发现,那个时候的脑子还更清晰一些,因为什么都不用想。
因为常年累月的不锻炼大脑,而如今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慢慢的,当停下手头的事情,发现大脑早已杂草丛生。

Posted: 十二月 30th, 2015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机械键盘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买了一个机械键盘,第一次用机械键盘。
忍不住就想上来打点什么,体验一下机械键盘的输入感觉。
红轴确实比较轻巧,比想象中还要轻,机械键盘的声音也确实够大声,难以想象青轴的声音有多么恐怖。
这种畅快的感觉,我表示非常后悔没有早一点省吃俭用买一个机械键盘回来用。
但是,哪有那么多字要打,游戏也很少玩。
这年头,人总是喜欢买自己并不是特别需要的东西啊。
我们买的早就不是商品了。

Posted: 十二月 23rd, 2014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外公

前天早晨外公去了,听到消息时并没有特别伤心。
只是偶尔想起,想给外公买个电动轮椅再也没机会了。
暑假说好要回去看看还是没有回去,上次见到外公已是两年前。
一想起这些,多少有些流泪。

Posted: 十月 14th, 2014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我是

我是澡盆溢出的热水
我是风车的旋转
我是屋子后面的阴凉
我只是飘在空中的衣裳
           2014.05

Posted: 五月 15th, 2014
Categories: 诗歌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随便写写

在cong的鼓舞下,觉得是该干点事情了。

实习跟着吕姐去朝阳法院查案,刚出律所知道吕姐的妈妈是深圳的,她小时候每年假期都会去深圳,而且还就是在龙华,部队那边。顿时觉得人与人之间总是隐藏着一些很奇妙的联系,于是不会愁没有话题。吕姐问我未来打算,我说想创业,她非常鼓励,觉得上班真是一件看不到头的事情,虽然律师的作息已经很自由了,她查完案才四点多就直接回家去了。进法院的大门,安检非常严格,我把背包里的两瓶水都喝了,全身除了裆部也给摸了个遍,别在钥匙串上的小平送的小小的瑞士军刀,在得到主管的允许后,才让我带进去。我们现在活着的社会,真是有些复杂,还好我们还不是美国那样的标志性国家,不然世界的复杂性也要算进去。北京这样的标志性城市,承载的东西太多,承载着中国大部分的复杂与愤怒。

今天一整天都在等大牛的回复,当然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回复,可能要开始另一个计划。在cong的社会工程下,翻出了他的微博。如果我要招人,一定会看他近期的所有的在网络上的言论记录,微博,博客等等。这是快速了解一个人的不二之选,如实承认,我也喜欢玩这些社会工程,偷窥是人类的本能,甚至跟性爱一样,会有不知名的快感,不是表现在身体上,而是精神上的,所以也就很难察觉和描述出来,甚至会觉得他不存在。触犯法律的事情我不会做,但是公开在网上的信息,我若想了解一个人,我会用最原始的人力挖掘出需要的数据来。

有那么一点点失望,他的政治倾向偏左,但不是极左。因为自己在中间摇摆,所以也就不会觉得很失望,还是可以接受,毕竟雪梨那样的人都能接受且成为好朋友。个人觉得如果常泡一个论坛,那个论坛的基调也会影响到自身,就跟常泡在关注了一堆公知的微博界面下一样,礼哥说A站的政治立场现在已经是左倾了,以前那些喷子什么都被骂走了。想想Cb上的喷子,物极必反,有喷子必有反喷子的人,吵吵闹闹,也觉得就是看个热闹,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人才有存在感,自己时常也是这么做的,也是这样,但还是会更注重事实、理性和礼貌一些。就像前些日子我跟一个好朋友说出我的想法,他未经过多思索就直接开喷,可惜喷的不到位,于是我只能放弃和他合作。

圣诞节那天,渡B说要找我喝酒,我在他就能找到高中时的状态,那种花大把大把时间晚自习看闲书,练上一整晚的字帖,几天啃下一本书,调戏宿管…疯狂,热烈,燃烧着的青春。那晚,我说有些伤感,去喝个酒,于是三人在微信上举杯遥祝,他们的可都是好酒啊,文科生的血脉真是没变,居然一说喝酒,身边就摆着一瓶酒了。举杯遥祝,又是疯狂了一把。

也不知道现在身边这些好朋友是怎么了。
联系的时候爱理不理的,可能各自都有自己新的圈子了吧。
无所谓了,谁叫自己没有组织哩。

时常吹嘘自己朋友没几个,却都非常真诚关系非常好。
如果排名次,自己的排序都很高很高,现在想想,也可能想多了,自作多情了。
想想自己,好像真的缺乏一些主动性,几个朋友经常是一年就说上那么两三回话。
也是,不常联系,情义虽在但关系总是会淡。
可是,相隔千里,打电话是不是又太矫情了。
本来,来到这里,不就是在自我放逐么。

Posted: 一月 5th, 2014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等毕业

时间过了二十二点,考研报名结束。
司考未考,考研也不打算考,只能平静的等毕业。
一下子就在这待了三个多年头,只想赶快离开,一切等回家再说。

Posted: 十月 31st, 2013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不真实

最近发觉自己得了一种怪病,突然会觉得很多东西都是不真实的。

不真实的感情,不真实的态度,不真实的想法,不真实的世界。

可能手中正在使用的键盘,只有这些实在的东西才不至于不真实,而除此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过去是不真实,未来是不真实,甚至现在也是不真实。

真的应了这个网站的标题了,所谓的不真实,也就是一切都是虚无。

可能这样的感觉真的没什么,照样能活下去,可是,不真实只会深陷怀疑,怀疑自己的存在。

不真实,是因为自己不存在么。

近来很少和身边的朋友交流,以至与人交流的次数都少之又少。

与朋友通电话,发信息,又觉得不真实。

可能是我独处的太凶狠了,如果开始怀疑自己,也就开始怀疑整个世界。

Posted: 六月 3rd, 2013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追寻

我们追寻的是过去的又还是前面的?

是已知又还是未知?

所有的理想不过是那不堪回首的过去遗留下的东西

当然你也可以大骂一句那时的自己真傻逼而重拾抛弃理想时所失去的自尊

但终究改变不了理想是你的过去而不是你的未来的现实

所追寻的当然不只有理想

但所追寻的又何曾能超越过去

当不再想追寻些什么

我们确又切切实实的在追寻着前面的未知的世界

Posted: 一月 16th, 2013
Categories: 随笔伍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奇怪

为何身边总是有奇怪的人做着奇怪的事情想着奇怪的东西。

偏偏奇怪的程度又没有超出我的见识,我又能看的清楚。

而那些奇怪都是让人恐惧让人避而远之的东西。

人需要做到的是有趣而不是奇怪。

希望身边奇怪的人们变得有趣而不是奇怪的让人感到紧张。

Posted: 十二月 16th, 2012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怀疑

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停下来想看清些什么

却什么也看不清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也是自己变化太快。既然相信路没有尽头,那就不能停下来怀疑,边走边看吧。停下脚步的怀疑一点用也没有。

Posted: 十二月 6th, 2012
Categories: 糊话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